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哭嫁  

2017-02-14 14:16:46|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见闻

    【原创】哭嫁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哭嫁是旧时闺女出嫁的习俗,女儿在临嫁之期或者出嫁之时,想到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亲人们的关怀之情,心中感伤而悲泣;又或感伤少女时代欢乐生活即将逝去,或者对即将来临的陌生环境而感到迷茫与不安而悲伤,也有对自身婚姻不满的倾诉等等。改革开放后,国家倡导“婚姻自主,恋爱自由”,少女们出嫁时都是欢天喜地的,再难有旧时那种新娘在悠长的唢呐声中,一路哭得凄凄哀哀的场景。

女儿项娜出嫁时是欢喜的。她应该欢喜,她有幸生活在这个幸福的时代,大学毕业后,她可以自由恋爱,可以自主地选择自己想要的婚姻生活。又因为有了大学的这个门槛,她便有了一个更高的人生起点,一步从一个较为偏僻的乡村跨入到省会城市武汉,在这个“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国内十大名城里,她有自己所学的专业、有自己在城市里的根,再不会重复她老爸直到现在还在倍受煎熬的“北漂生活”。更何况女婿谌露是个勤奋、老实、忠厚、上进的青年,值得她托付终身。

如果时光倒转五十年,或者是一百年,我想我女儿都是不可能再哭嫁的,她没有理由哭嫁。可是,女儿不哭嫁,她的这个不争气的老爸却在她出嫁之后,半夜里躲在被窝里一连抹了好多夜的眼泪……

女儿或许不知道,老爸是多么舍不得她离开家门。二十多年来,一家四口温馨祥和的日子里,忽然就少了女儿的身影,对于老爸,这该是多么的不习惯,尤其是今年这个春节更是难以忘怀。二十多年来,每到大年三十,女儿都会穿上新衣,一家人在鞭炮声中欢聚一堂。可是这个春节,忽然就少了女儿乖巧的身影,女儿不知道老爸心中是多么的不舍和落寂!女儿或许不知道,老爸对她的出嫁是多么的内疚和心疼!虽说有二十多年来的朝昔相处,可父女俩也总是聚少离多。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老爸长年工作在外,对女儿尽到关怀、呵护之责太少,而女儿长大求学,从初中开始,在外独立的日子多于在家的日子。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老爸思念女儿过去的许多往事,就像电影中的画面,历历涌上心头。

女儿尚在襁褓中时,妻子把她用一个小棉袄包裹着交给我,我把女儿抱在怀里来回的晃荡,初为人父的欣喜怎么都掩饰不住。才一个多月女儿,在白天的光线下始终没有睁开过眼睛,呼呼地睡着。我见女儿睡得安祥,就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来,左手抱着她,右手打开书本阅读。女儿从呱呱落地起,就秉承了项家的血统,坚强、懂事,从婴儿长大成人,从未见过她哭闹过。我看一会书,又低下头看一下女儿,女儿依然睡得安详。那时,一个多月大的女儿特别娇小,只有一尺来高,抱在手中像个洋娃娃似的。我看着屋里屋外忙碌的妻子,淘气心又起,打好主意,准备和妻子开个玩笑。我拉开书桌的抽屉,把熟睡着的女儿悄悄搁入抽屉,留下半拃宽的缝隙,怕女儿气憋着了,然后,我就故意双手插在双裤兜里,在妻子面前像没事儿似的晃动。妻子惊问我:“娃儿呢?!”我故意反问她说:“不是搁在床上吗?”妻子一听不对,明明交给我在抱,什么时候放在床上了。拔腿就回房间,一看床上没有孩子的身影,立马慌了神,脸色都一下子变得煞白起来,惊慌地厉声喝问我:“你把娃儿呢?”我见妻子真着急了,赶快拉开抽屉,女儿还好好地睡着呢。

女儿满百日时,她奶奶说该取个名。我颇费寻思,取个什么有意义的名字好呢?女儿出生在农历的闰三月二十八,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之时。若是叫个什么花花草草的,显得太俗,用其它名,又不能具有象征和寓意,况孩子是个女儿身,名字也该有点女性柔美之气。正当我蹙眉苦思时,怀中的女儿忽然展开小嘴对着我“啊”了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女儿的声音清脆悦耳,粉嫩的小脸蛋上,表情似乎在问我:“爸爸,什么事这么伤神呀?”我又不由喜上心来,看着这个可爱的小精灵,忽然想到,女儿的呢喃之声多么像这春天叽叽喳喳的燕子。但如果取名叫什么春燕、小燕,又有大众化之嫌了,不如去其形而取其声,取名呢喃好了,呢喃二字再稍稍一变,就成了一个很女性化的名字:妮娜。女儿现在户口薄上名字叫项丽娜,而我们全家叫的比较顺口的,是项娜,或者娜娜。女儿名字看似普通,却大有来历,其中的来源曲折,或许只有我这个做父亲的最能心神领会。

女儿三个月时,开始会吃一些软一点的食物了,每次看见我们吃饭,她就很馋,张着小嘴巴一副要吃的样子,我和妻子就会喂一些汤或几粒松软的米饭她口中,她吧唧着竟吃得津津有味。有一次早晨,我抱着她上街吃早餐,我特地叫卖早点的大姐煮了一只嫩鸡蛋,放了酌量的红糖,我用茶匙喂给她,哪知刚送到她嘴边,女儿忽地伸出小手来抢,我猝不及防,盛放鸡蛋的瓷碗哐当一声摔碎水泥地下,汤水溅了我一身,我只好一边嗔骂她“好吃佬”,一边给卖鸡蛋早点的大姐赔不是。

女儿六个月大时,会坐了。其时已是九月,天气开始转凉,妻子给她穿上了厚衣,女儿就坐在沙发上,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们来来回回的忙家务,她始终不哭不吵闹。我怕她一个儿寂寞,隔一会儿我就假装忽然从那冒出来似的,对着她喊一声“瞄嗟!”鬼怪精灵的女儿知道我在逗她,开心的“哈哈”乐个不停。女儿笑的时候非常可爱,她两只胳膊由于衣服穿多了难以伸展,开心的时候两只胳膊上下一起一伏,像一只小企鹅拍打着翅膀似的。在这个艳阳高照的爽秋,我和半岁的女儿来回地玩起捉迷藏,女儿的笑声丰盈了满屋,也丰盈了一个父亲那遥远的天伦之乐的回忆。

女儿快满周岁时,正是沿海改革开放如火似荼时期,我第一次走出家门,和妻子抱着还不到一岁的女儿到广东湛江打工。湛江是亚热带地区,气候炎热。晚上,在农垦局宿舍区给女儿洗澡时,我用一只普通的红色塑料桶放满大半桶水,快满一岁的女儿欢喜地站在水桶里,不断地扑打着身前的水,弄得水花四溅。女儿一岁多点时,已经跌跌撞撞的学走路了,可是,由于一家人身在异地他乡,女儿没有伴儿玩,我每天要外出做工,也顾及不了她,妻子走到哪儿就带她到哪儿。我有空也忙里偷闲哄女儿玩。一次雨后工地停工,我找工友借来一辆旧自行车,我让女儿侧身坐在自行车龙头前,叮嘱她双手抓紧龙头,为保障女儿安全,我坐在后边托架上,身子尽量前倾,双手把住龙头环住女儿,双脚撑在地上,推着女儿到广场上玩。到了没人而又平敞开阔地带时,我便叮嘱女儿说,“抓紧啊!我们的摩托车马上就要飞奔起来了。”女儿听了马上附和着我,小小的身子一个劲儿的往前窜,我于是狠踩自行车踏脚几圈,同时口中学着摩托车引擎“呜呜”的轰鸣声,自行车便嗖嗖如离弦之箭向前飞奔,女儿便开心的欢叫起来。只是,在外的日子,能让女儿这样开心的时候是屈指可数,大多时候,女儿还得习惯和忍受没有人陪伴的时光,这样的环境,让女儿从小就学会了懂事和坚强。有一次傍晚收工回来,我看见女儿一个人站在一棵棕榈树下拍打着脚上的红蚂蚁,看到我,女儿扑在我怀里,坚强地没有哭。可是,我知道那种蚂蚁很剧毒,叮咬在成人的任何部位,立即红肿,而且钻心的痛,我自己就亲身体会过。我揉着女儿被蚂蚁噬咬的像面包红肿脚踝,看着才一岁多,却又坚强、体贴、懂事的女儿,心里久久地不是滋味。湛江亚热带红蚂蚁叮肿了女儿儿时的脚踝,也重创了一个父亲几十年的心情和回忆。

女儿两岁多时,我和她母亲把她托付给在家的爷爷奶奶,再次出门。临别时,我对女儿有些依依不舍,女儿却一眼就瞧穿了我们的心事,她神情镇定的说:“你们去吧。”意思是说,你们不用担心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悠闲样子。那年年底回来,听到父母亲乐不可支地讲关于女儿很多的天真烂漫的童趣,其中最有趣的是女儿走路怕踩死蚂蚁的故事。父亲本是个向来严肃的人,但和孙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变得幽默风趣起来,有时候会正话反说,考验孙子们的反应能力。由于女儿从小机灵,头脑清晰,三岁的女儿成为她爷爷奶奶得力的助手,上街买菜,淘米洗菜,三岁的女儿都能干得有板有眼,深得她爷爷奶奶的器重和赏识。有一次奶奶让女儿上街给爷爷买点药,女儿动身前,爷爷又有些担心,就故意正话反说地叮嘱女儿:“娜娜,你上街别把路上的蚂蚁踩死了啊。”其实父亲的正话是要女儿快去快回,别在路上贪玩。走路怕踩死蚂蚁,是本地流传了上千年的揶揄人笑话,形容一个人干事磨磨蹭蹭,瞻前顾后,放不开手脚。三岁的女儿本性善良,信以为真,从家里到街上来回四里多路,女儿一路牢记爷爷的叮嘱,小心翼翼,认真地盯着脚下,唯恐踩死了脚下的蚂蚁。这下可急坏了在家的爷爷奶奶,左盼孙女没回,又盼孙女没回,等到母亲决心上街去寻找孙女时,女儿终于回来了。爷爷奶奶忙问今天怎么上街去了这大半天?三岁的女儿生气地跺着小脚说:“就是这鬼项爹哪,要我一路不要踩死蚂蚁!”母亲看着女儿这一本正经生气的小模样,笑得前俯后仰,父亲更是眼泪都乐出来了。

女儿五岁、六岁这两年,一直跟随在我们夫妻身边。这时候的农村,苛捐杂税沉重,人平一亩三分地早已养不活一家人,我和妻子像万千打工大军一样,不得不年复一年外出谋生。有一次女儿问我:“爸爸,我们什么时候不外出呢?”我看着女儿一脸认真的神情,无奈的对她说:“等我们攒钱做了新房就不外出了吧。”女儿听了乖巧地点点头,似乎若有所思。那年年底回来时,我们夫妻依然没挣到钱,离家越近,我的心中越是沉重,一路我们夫妻都默默无语。坐在身边的女儿打破沉默,忽然指着车窗外一栋新楼问我:“爸爸,我们以后是不是做一个这样的楼房呀?”我高兴地点点头,说是的。过了一会,女儿忽然又拉着我,指正车窗外另一处低矮的旧房说,“爸爸,我们以后是不是做一个这样的房子呢?”说完扭过身子,“咯咯”的坏笑个不停。这个小精怪,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打趣她老爸了。

女儿六岁半这年,我们夫妻俩又把她托付给了父母亲,这年八月,我和妻子忽然发现女儿该上学了,可是爷爷奶奶在家里却一直没有提出这个话来。妻子流着泪对我斩钉截铁说,说什么也要让女儿上学。第二天,妻子就启程往家赶,她要赶在九月初报名时,让女儿报名上学。其实,那时已经迟了,一年级已经到了下学期,女儿上学只能插班,直接上一年级的下学期。妻子不管这些,妻子临行前对我说,“你们兄弟一个个在外之所以比别人有办法,就是因为有文化。我一定要让我的孩子今后读好书!”妻子去的时候,并没有向我要钱给孩子交学费,回我身边时,我问她女儿的报名费怎么解决的,妻子说她卖掉了自己结婚时的金戒指。我和妻子龌龉多年,摩擦不断,我总是瞧不起她没文化,办事缺乏严谨。但妻子这次的行为和决定,却赢得了我对她一生的敬重。我后来挣钱后,首先买一个更大的金戒指送给妻子,这是后话,不提。

女儿没有上过幼儿班,甚至连一年级的上学期都没有读,直接进入一年级的下学期,开始,她的成绩也很不好,但这并不是她不努力,因为很多字她都不认识,为此,她经常受到老师的批评甚至是打骂。有一次,女儿晚上放学回来,噘着小嘴气呼呼地告诉我,说湾里有个老师打她。我问怎么打的,女儿说老师是用“钉弓”敲的头。“钉弓”在本地一般是长辈、老师或家长用中指屈拢,敲打做错事的小孩头部的一种惩罚方式。我虽然心疼女儿的委屈,但也不好说什么,便一边勉励女儿用功,一边安慰她说,我来给你们校长写封信,你明天上学把信交给校长。女儿于是静下心来做作业,我也坐在书桌前,言辞婉转地给女儿小学校长写了封信,希望学校今后对孩子多用方法,尽量不要采取暴力方式教育孩子。女儿第二天放学回家时,也带给我校长的亲笔回信。这件事也就到此结束,我并不想扩大事端,或者记恨女儿的老师,女儿还需要继续安心上学,但也不能让女儿在学校继续受到委屈,我给校长写信,只是想让学校看到一个孩子的家长态度。从那以后,再也没听到女儿受委屈的事了。女儿很聪明,也很上进,她的成绩很快就赶上来,第二年转到街上柳关小学读二年级的时候,她当选为班上的学习委员,三年级的时候当上了班上的班长,从三年级开始,一直到小学六年级读完,毕业,女儿一直是班上的班长,这在柳关小学几十年的校史上是罕见的。说罕见,是因为女儿的老爸儿时也是从这所小学毕业,对这所学校的情况非常的了解。

女儿上初中时,她爷爷奶奶都不幸先后去世。女儿一边要自己攻读课本,一边还要担负起照顾弟弟项克峰的重任。女儿比她弟弟大六岁,她上初中时,弟弟才刚上小学。那几年,我们家刚新做了房子,欠下一部分债,还得外出挣钱还债,可两个孩子又得留在家上学,难以兼顾。看家、照顾年幼的弟弟、读书,几副重担全部压在了十二三岁的女儿肩上,年幼的女儿连眉头都没皱过,二话没说就承担过来。爷爷奶奶去世了,外公外婆指望不上,女儿既要自己读书照顾自己,回家后又当爹又当妈照顾起年幼的弟弟。照顾弟弟需要耗费一个成年人专职的精力,女儿每天五点钟就要起床,一边自己洗漱,梳头整理,一点催促她弟弟作好准备起床。其实,弟弟项克峰从三岁到六岁这个期间,大部分时间起床,衣服都是女儿给他穿好的。弟弟穿好了衣服,女儿又端来热水给弟弟洗脸,叮嘱他背好自己的书包,然后锁门,骑上自行车驮弟弟,姐弟俩一同上学。女儿在中学,比儿子小学远,与弟弟分手时,女儿每次都免不了叮嘱弟弟几句,要他放学了别贪玩,快点回家先淘米搁在电饭煲上煮饭。女儿放学后还得顺便落街上买菜,再赶回家做菜。真是难为了两个孩子!

最初,我和妻子是将女儿和儿子寄食在家族里的幺爹的,幺爹照顾着自家四个外甥的读书起居,可从一岁起就能察言观色女儿时间久了,发现幺爹内外有别,自尊心很强的她打电话告诉远在外地的父母,我们劝女儿忍耐,女儿坚决地说不,她说宁愿自己吃苦受累,也不愿看别人的脸色。那年回来,俩个孩子又黑又瘦,即便铁石心肠的父母也忍不住掉眼泪!可女儿、儿子、妻子,我们都没有显现丝毫悲伤,项家人在艰难困苦面前从不轻弹眼泪。 

      未完待续。。。。。每天更新中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