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的河流》文集自序之二  

2015-10-10 16:28:21|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母亲的河流》文集自序之二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 项见闻

      我从小就是个没有梦想的人。从懵懂记事起,到跨入学堂启蒙,我一路来学习成绩基本都是优秀,无数次被评为“三好生”、“积极分子”,但我从没像老师鼓励的那样,憧憬将来要当个什么家,立志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栋梁。直至现在仍碌碌无为 ,但我不悔。之所以始终有这种“无为”思想作祟,这或许与我从小耳濡目染的家族教育有关。
     据家谱记载,我的家族这支人马是先祖仕谅公于明成化年间避难,从江西吉安连夜迁徙至湖北监利项家河的。谱中载述:明成化年间,北方游牧民族时常侵扰边境,先祖仕谅公镇守边疆,平叛有功,受封陕甘总督,曾显赫一时。不久即遭朝中奸臣陷害,先是被谪官赋闲,接着又被宪宗皇帝下旨抄斩满门。先祖外甥王真人冒死通风报信,谅公连夜从水路入洞庭湖,一路担惊受吓,逃至人烟罕至,水波瀚渺的白公圻时,方才泊下船来,从此靠打渔采莲为生。先祖晚年痛定思痛,从此立下家训,子孙后代世世代代再也不许从政经商,本本份份做一个老实农民。
     至清末民初时,本家这支人马已繁衍到五百多人,曾祖父项献臣饱读诗书,才思敏捷,待人宽厚,成为族里一言九鼎的户长。由于曾祖父生性耿直,好打抱不平,其它姓氏有个纠纷争讼,总会请他到场主持公道,曾祖父于是成为那个时代享誉方圆的“献臣户长”,在我童年时,“献臣户长”的故事一直都是老人们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话题,说起我的曾祖父,众乡邻们都不约而同竖起大拇指。即便如此,曾祖父还是始终带领全族人等恪守先祖遗训,不从政、不经商,躬身事农,布衣粗饭平淡度日。一次重整宗祠时,族里花重金于百里之外聘来风水师占卦卜筮以图吉利。那风水先生身著道袍,手持桃木剑,按照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个方位取卦,末了,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手撒大米,念念有词。当念到“一把米朝东,子子孙孙在朝中。二把米朝南,子子孙孙考状元。三把米朝西,子子孙孙穿朝衣。四把米朝北,子子孙孙流传说。”时,曾祖父眉头双蹙,暗自摇头叹气。
    酒筵上,众人问其故。曾祖父述说了先祖遗训来由,最后说,我不想我的“子子孙孙穿朝衣”,都能平平安安地穿蓑衣就行了。
    蓑衣是旧社会里农家人用棕榈树须编织的雨具,用来雨天遮风挡雨。旧时农人是不能随便打伞的,打伞的都是官老爷或商贾人士,农人打伞一般会遭人笑话,被责为不经富贵。曾祖父说的“穿蓑衣”,实际上与先祖遗训同出一辙,不改初衷。
   曾祖父酒筵上这席话,直到现在,大家都能耳熟能详,我小时候就反复听过多次了,头脑中印象格外深刻,与后来读到的《曾子家训》中,曾国藩告诫后人的“平常人家得长久”是一个道理。只可惜到了民国时期,日寇侵我河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祖父项佑诚还是违背了祖训,毅然投鞭从戎,先是考入黄埔军校,后又投身到保家卫国行列中来。
    家中现在多位健在的伯父、叔父都能清楚的回忆记得,当年祖父项佑诚与四爷爷德謨均一同考入黄埔军官学校。四爷爷由于患青光眼,被迫退出了抗日战场,祖父一直跟随李先念部队北上抗日。
    李先念担任新五师师长时,祖父已是师参谋部作战处处长。其时,师本部的同事还有同籍的田农等人,田农当时还是祖父下属的作战科科长。(注:田农解放后,被授予少将军衔,担任过湖北省劳动厅厅长等职,其事迹载于《共和国开国将帅录》。)1938年10月,日军侵入武汉后,又朔江而上,铁蹄向荆州方向步步进逼。1942年,李先念的新五师奉命驻扎湖北潜江熊口抵御南侵日军。11月,在与日军激战数日后,终因伤亡太大,被迫转移。祖父在这次战斗中也腿部受伤,留下来就近转移到离潜江熊口较近的监利柳关老家养伤。临行前,李先念对祖父依依不舍,殷殷嘱咐,为让他伤愈后能与部队保持联系,亲自手书一纸证明让他好好保存,并嘱托地方党组织对祖父进行保护和照顾。但在后来复杂的斗争环境中,祖父不得不将李先念亲笔书写的证明埋入地下,隐身湖泊,避开日军的疯狂搜捕,并以鸭鸭公会会长身份继续组织民众抗日,完成党组织交付的各种任务。1945年日寇投降后,祖父欲刨出李先念写给他的证明北上寻找部队,可是江汉地区的土地潮湿,证明状早已霉烂成粉了,就在祖父犹豫不决时,国民党湖北省政府主席万耀煌派人上门宣读委任状,任命祖父为武汉水陆交通处处长兼汉口警备区司令。当时国共尚在合作,内战并未全面爆发,祖父权衡再三,接受了任命,谁知由此为自己晚年埋下祸根。
    祖父在汉口任警备司令时,据说很威风。村子里那些当年曾去投靠他的乡亲回来讲,祖父出门时,腰佩中正剑,身披黄呢子军大衣,两边荷枪实弹的卫兵列队伴随而行。对于那些因穷困来投靠他的乡亲或故友,祖父一律以礼相待,能留则留,不能留下的皆慷慨解囊,赠与路费。以至祖父离任后身无余财,晚年靠教私塾为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不久国共谈判破裂,内战全面爆发,祖父毅然辞去汉口警备司令一职,再次返回家中,从此不再过问世事。新中国成立后,李先念担任首任湖北省委书记,尽管当时全国连续开展一系列的“三反五反”运动,镇压了很多地主恶霸,以及早年站错队的人士,但祖父因为跟随李先念抗日有功,一直未受到任何牵连。李先念曾几次派人看望祖父,并邀祖父出来工作,祖父均自责自己中途离开了部队而谢绝。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李先念也被诬为“二月逆流”成员,多次受到批判。教书为生的祖父从此也失去了保护的屏障,被整得半死,好在这时,湖北省委及时写来书函,证明祖父早年曾参加过抗日等革命工作,指示当地政府予以照顾安排。却不料本村政法主任柳富远抢在祖父政策落实之前,在批斗会上剪掉祖父齐胸的白胡须,祖父回家后几天便被活活气死。
    文革结束后,国家专门派工作队上门来落实祖父政策,在家属意见征求会上,家中读书最多,年龄最长的学仁伯父结合先祖遗训,代表家族当场作出一个“双不”决定:“一是我们家族不接受组织的平反;二是我们家族后人从此再也不参加任何组织社团。” 让工作组悻悻而归,但我们这一大家族后裔,生活却也从此得以安宁下来。
    家族的这些历史,陪伴着我的一路成长,并潜移默化进了我骨髓中,让我从小就有了与常人不一样的叛逆思维:“做个平常的普通人。”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读书,只是我读书是为了喜欢书中的另外一个广阔天地。在家中留下来的书籍中,我常常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流连忘返,陶醉于古人笔下唯美的自然景观,诸如“池塘生春草,细雨鱼儿出。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古道西风瘦马,杏花春雨江南等;并对人生有了很多感悟。知道上善若水,否极泰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书读多了,就有了很多诉诸笔端的冲动,但我从来不写作,更不向刊物投稿。
    好读书而又不喜功名,我想,古往今来,我都应该属于个另类,但我从来没有过忏悔感,如此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十年。今年是我母亲仙逝的第十一个年头,我想我还得打起精神来,将这些年来为母亲断断续续写成的回忆录整理出版,告慰母亲在天之灵。我知道母亲她如果活着,还会每天为我们揪心,叨唠不停。我想把这本书出版后,就和纸钱一块焚化在她墓前,让她闲暇翻阅时,知道她的儿女们今天虽然既不富,也不贵,但个个都还像先辈一样:勤劳、正直、善良、厚道,并且过得都很平安,问心无愧。

                 序于2015年10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