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根本  

2015-08-14 01:36:03|  分类: 7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项见闻   【原创小说】 根本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编者按:“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很多时候,我们被一根名利的绳索紧紧束缚着,苦苦奔走,常常忘记了身上道德、良知和责任。而世事总是出乎我们的意料,无意的反而捕获惊喜,蓄谋已久的反而两手空空。其实,万变皆有宗,这个宗的源头就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文化道德礼仪。正如作者小说中所言:“感恩之心是根,真诚善良是本。”愿读者在阅读本文时,能从中得到一些感悟和启示。 
                                                                                                     -《中国现代文学》电子旬刊编辑部

       那年腊月二十六,大哥开车从省城回家过年,快到家门时意外遭遇了点事故。不是与车相撞了,是闪避邻村一位踩三轮车上街的大娘时,差点一头栽了路边的公路里,幸好公路边有一排排碗口粗细的白杨挡住了车轮。大哥也反应得快,他眼疾手快熄火死死地踩住了刹车。人安然无恙,但在下车查看车况时,被树杈挂住了西装口袋,大哥蹲下身时一根树杈挂住了西裤口袋,好端端的名牌西服便裂了缝。大哥心里便不打一处来,本想找肇事者发泄几句气,一抬头看那大娘满头白发苍苍,一双枯皱的手在寒风中不知所措的尴尬,大哥满肚子的怒火便熄灭了大半他从大娘悲苦的神情中似乎看到了母亲的影子这些年每次回家过年,母亲都会拄着个拐杖颤巍巍的站在村口盼望他是身影,脸上的表情一如这位大娘。

“谁念寸草心,报得三春辉”。大哥心中忽然想起孟郊这首 《游子吟》 。他心中默默念诵,叹了口气,便和颜悦色的问大娘,“没吓着您吧?”

      “没、没有,孩子,我不是故意的……”大娘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

      “您快回吧,别耽误了您上街打年货”。客气的送走大娘后,大哥打电话给了保险公司,联系拖车期间,邻里乡亲也把大哥出车出事故的信息传到了家中,父母及我们哥几个都赶过来来了。我们小几个便嚷嚷着是谁,口里放出狠话,嚷嚷着要上门去找人家麻烦。

      “得饶人处且饶人。”母亲的声音不高,却显得异常严厉,由不得我们有半点抗拒。我们便齐齐禁了嘴,不再言声,乖乖的跟在父母身后闷闷不乐回家。远处不断有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在天空中回荡,给即将临近的春节增添了年的味道,路上不断有邻里乡亲给父母亲和大哥打着招呼,我们也就很快忘记了大哥刚才遭遇的不快。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过了几天年,到了初五早晨,大哥因为惦记着城里的生意,还有4S店的车,便早早起来给父母告别。母亲没有说什么,父亲照样保持沉默。父亲是个内敛而又镇定自若的人,不管遇到多大风浪,你在他脸上看不到表情,军人出身的他总是波澜不惊。母亲默默地递给大哥几包家乡的土特产,都是些炒米糖、麻糖什么的,是大哥小时候爱吃的那种。最后递给大哥西服时,大哥接过来抖了抖,衣服上并没有灰尘,大哥是看看想那被树杈刮烂了的地方,同时心里想说,这衣服已经烂了,我不要了。却发现破了线缝的地方,已经被母亲一双巧手给缝补的细细密密,完全看不出有刮破的痕迹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逢,夜恐迟迟归。

水念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大哥便又想起孟郊这首脍炙人口的《游子吟》,不觉眼睛有些湿润。他本想说,妈,不用了,我回城里再买去,又怕辜负了母亲这番心意,话到嘴边,硬是给又咽了回来。他把父亲的那件夹克衫脱了下来,重新把母亲缝补好了的西装穿上,一面心里想着等我回去了,再买一件同样质地颜色的西装得了。

大哥比我们哥几个经济情况好一些,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一家国企。国企改制时,大哥率先跳了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很快在城里就有了自己的车和房。只是,这几年生意普遍不景气,他的生意也一直在走下坡路。尤其是年前与台湾一家公司一单比较大的业务迟迟签不下合同来,急的他吃不饱,睡不香的,就连春节这几天也时不时的眉头紧锁。

母亲照例拄着拐杖,颤巍巍地送大哥走到村口,临上车时,母亲又唠叨着叮咛起来:孩子,做事要时时守好自己的本份,不能忘了根本。我们一个农村人,在城里空手创下了一番基业,已经很不错了,不要‘这山望了那山高”。

“这山望了那山高”,是我们这地方规劝人的一句俗语,意思是说不要刚刚攀登上了这座山,便又想着另外一座更高的山。由此规劝人们要有知足之心,与成语里的得陇望蜀有曲工同妙之意。

大哥是个学文科的人,通古博今,平日忙里偷闲也喜爱诗词歌赋。听了母亲这一番饱含深情而又朴实无华的规劝,忽然间便有了醍醐灌顶的感悟,大哥心想,是啊,当初别人放牛时我只想着能上大学,考上大学后走入社会只想挣份工资帮助父母贴补家用;现在在城里有车有房有产业,过上了很多村子里人羡慕的衣锦还乡生活,可是,自己却相反的没有了以前的快乐。这人一旦钻进了钱窟窿,就往往迷失了自我,再也找不到原有的生活乐趣。

他摸了摸母亲给他细细缝补的那个西服口袋儿,一时间心中千回百转,百感交集。他伸出手握住母亲那双在寒风中枯冷的手,说,“妈,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一刻,大哥下定了不再买新衣的决心。

“不忘根本”。回城后,母亲的这句话始终宛若晨钟暮鼓,警醒在大哥心头。他不再愁眉苦脸,也不再三天两头打电话催台商过来谈合同。日子像花朵一样,便舒展在他往后悠然的时光里,大哥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眉头从此不再紧皱。

令大哥没不到的是,他不主动找台湾人谈合同,台湾人倒坐不住了,他们派人找上门来和大哥谈起了业务合作的事。原来台商是想以静制动,待大哥沉不住气时趁机砍砍价。他们对大哥的产品质量和信誉度还是很信赖的。大哥这桩久违的大单就这样签了下来。

在接待台商的招待晚宴上,台商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大哥:“为什么你年前盯我们盯得那么紧,过完年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是找到了比我们更大的合作商了吗?”

大哥狡黠地眨眨眼睛,暗暗抚摸着母亲给他缝补的西服口袋那细细密密的针线,笑着说:“是啊,我找到了一家更大的公司,这家公司给了以后永不枯竭的订货单,我也就不着急一些其他小单了。”

       “哪家公司?叫什么名?”台商惊讶的穷追不舍。

       “这家公司有几千年的历史,实力雄厚,名叫根本”。

“根本公司在哪?我们怎么从没听说过啊?”台商听得一头雾水,楞楞的欲刨根问底儿。

   “敬你,合作愉快!”大哥举起酒杯,把谜底留了下来。从此,大哥的生意做的顺风顺水,再上新台阶。

“根本是什么?”多年后的这个春节,我们兄弟还像以前一样,每年在一起团聚过年,欢度春节。只是,父母已双双驾鹤西去,撒手人寰。按照农村的传统,“长哥长嫂代爷娘”,大哥今天便坐在了父母平日坐酒席上首,作家庭总结讲话时,他郑重其事的用这句话问我们小几个。

“根本就是你们今后不管是贫穷或者富贵,都不要忘了我们的祖宗德父母恩;不要这山望了那山高,要始终恪守做人的本份,走正道,做好人。”不待我们回答,大哥自问自答地解释,脸上像父母生前似的一脸严肃。

“感恩之心是根,真诚善良是本。”末了,大哥又补充一句,声音和情绪便黯然低了下来。

    我们知道,他又怀念起我们那已渐行渐远的父母。

 

速写于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凌晨1时28分

   

    作者简介:
      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东篱果农。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 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现就职于北京新发地集团。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