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内蒙古草原行 之1  

2014-07-21 14:24:32|  分类: 3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内蒙古草原行


          ◎  项见闻


【原创】  内蒙古草原行 之1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飘零的日子里,独自

       伫立岁月的高岗之上

       回望过往那些曾经盛开了的花事

       在记忆中沉没,又复浮起

       如今,只好独自掘一座座文字的坟墓

       把这些伤感或美好的记忆深埋,或者掩藏

       好让自己不再怀想

      

                ----题记

 

       一、


     从北京丰台出发,小车穿过市区熙熙攘攘的车流,到达八达岭路段时,路上的车辆开始稀疏起来。两旁的山势险峻,道路盘桓曲折,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依山逶迤延绵,蔚为壮观。经过居庸关时,我想掏出相机拍下这座古老的石墙城门,小车倏尔而过,心中不由一阵懊丧和失落。但想起即将见到内蒙古的大漠飞沙,流云飞雁,遥想远方毡包里传来马头琴悠扬而又忧伤的长调…… 又令我心中亢奋不已。

【原创】  内蒙古草原行 之1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这是很早以前,从书中得来的关于内蒙古草原粗犷不羁而又温婉细腻的印象。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首南北朝时期流传下来的《敕勒歌》: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男儿血,英雄色。   

      为我一呼,江海回荡。   

      山寂寂,水殇殇。   

      纵横奔突显锋芒。

 

      绵亘塞外的阴山,壮阔雄伟的草原。环顾四野,天空就像其大无比的圆顶毡帐,将整个大草原笼罩起来,而青苍蔚蓝的天空下,一望无涯的草原茫茫连接天际。儿时,读到这首诗时,引发心中无穷的罗曼蒂克式想象,也激起心中阵阵澎湃的豪情。常常一个人独处时就发呆,心想,男儿若真能纵马奔突显锋芒,又抑或高处振臂一呼,江海回荡,该是件多么英雄了得的事。

     对内蒙古草原的神往,由来已久。年少情窦初开时,与街上同班的一个女生相恋,彼此心心相惜却又黯然神伤。那时,农村户口与街道户口有着天壤之别,是道难以逾越的坎。对于农家孩子而言,娶城镇户口老婆,好似娶皇家公主一样,无形中多了一道高不可攀的城墙。只是,单纯的她却并没有这样想过这种城乡之别,颇有才艺的她,曾经写过一首小诗赠我,名曰《怀想》:

      茕立桥头

      看远方的渔火隐隐约约

      像自己心中涨涨落落的往事

      怀想你的时刻

      孤独是一截木筏

      逆

        水

          前

            行

 

      我看后,于是不顾一切的拉住她的手说,我们私奔吧!她问到哪去。我说我们到内蒙古草原去,那儿有苍莽无边的草原,有多如繁星的牛羊,是边陲的世外桃源。我们就在那牧羊放歌,朝看流云,晚观落霞,做一对神仙伴侣。她听了沉默不语,郁郁离去。

     一年后,她考进了一所中专学校就读,而我也进了本地一家企业混日子,我们渐渐地失去了联系。再见面时,她忽然对我说,我跟你去内蒙古草原吧。我望着她纯真的眼神,不由莞尔。想当初自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且还不食人间烟火。现在想来,如若真的到了内蒙古草原,怎么安住,靠谁找谁,这些基本的条件都成问题,妄谈生存了。经过几年的坎坷,自己常常为当初浅薄、幼稚的冲动之语哑然失笑。我还以为她当初一定是比我聪明,想的周到,才下不了决心,想不到她现在还惦记着我当初的那句话。这次,论到我开始沉默。她见我始终缄默不语,又像上次一样,郁郁地离开了。

     这次一别,从此天各一方,再也没见过面。后来,听说她嫁了又离,离了再嫁,经历了好几个回合,始终没找到自己如意的归属。再后来,听说她含恨离开了这个她幽怨的尘世。她去世很久后,我才从儿时的同学口中得知的,我为她红颜早逝而深深惋惜。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在她坟前,我将她以前赠送我的那首小诗《怀念》焚化给她,独自默坐良久。

    人生路上,命运把她和我安排成两条不同的起跑线,虽然起点相同,但方向和终点各不一样。我们都曾抗争过命运,却都拗不过命运的安排。她以一种壮烈的方式选择了情殇,而我为了身上的责任,却不得不选择独自苟且偷生。其实,她不知道,在这阴阳两隔黑白的道上,我们都很孤独,并且一样都很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