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陈友谅与监利有关地名典故  

2014-04-17 20:52:22|  分类: 我的家乡柳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友谅与监利有关地名典故

                  匡计洪

 陈友谅起兵失利,在监利境内留下了许多地名典故。但无论民间传说,还是有关资料记载都众说纷云,莫衷一是。为了弄清原委,真实地反映历史,我曾在考证监利古治上坊东村时,顺便对有关地名进行过考证,为着慎重,还查阅了《二十五史》、《辞海》、《中华上下五千年》、《中华姓氏通书》(陈姓)及洪湖、沔阳等市的有关资料。《明史》为他立有专传,“太祖纪”(一)也对陈与朱元璋相争天下有记。

    陈友谅(1320-1363)元末“沔阳渔家子弟也。本姓谢,祖赘於陈,因从其姓。少读书,略通文义”,曾为县吏。元代末代,皇宫内部斗争激烈、政治腐败,人民灾难深重,元顺帝即位后,荒淫残酷激起人民反抗。顺帝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农民领袖刘福通在颖川(今安徽阜埠)利用秘密组织白莲教,发动农民起义,组织红巾军。接着,徐寿辉也在湖北组织红巾军起义,陈毅然投奔,先隶属倪文俊,任簿掾。至正十七年(1357年)倪为夺取起义军首领位置,企图谋杀徐寿辉,陈愤然起兵杀了文俊,兼并了他的部队,连克江西、福建诸地,自称汉王。至正二十年(1360年)陈杀害寿辉称帝,建都江州(今江西九江)国号“汉”,年号“大义”。并邀约另一支起义军首领张士城,一起攻打声势渐大的朱元璋。陈当上汉王后,生活奢侈,又不重发展生产,而朱采用老儒朱升的方针“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砺兵秣马,以谋宏图。当时的陈友谅仗着暂时的兵多将广,顺江而下。朱得计刘基诱陈深入到应天(南京)附近的龙江,进入伏击圈,而盐枭出身、目光短浅的张士诚,为保存自己,失约不援,陈败回武昌。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陈急于扫除夺取天下的障碍,以雪龙江之恨,倾巢而动,统兵60万包围洪都(今江西南昌);朱率20万大军驰援,陈撤去包围,退至鄱阳湖,因长途跋涉,士无斗志决战失败,中箭身亡。骁将张定边护尸带陈次子陈理第二次退回武昌,理继王位,第二年朱攻武昌,陈理投降。

    从上述简介,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一、陈、朱相争是在几支起义军共同在长江中下游及南方数省消灭了元军地方武装以后,即在陈、朱起义的中后期,也就是说在陈称王以后。

    二、陈、朱相争的主战场在安徽、江苏与江西的部分地区。后期陈亡,朱为扫清其残部才率兵攻打武昌,“汉沔荆岳皆下”。

    三、陈在监利军事失利,留下的系列地名典故是起义前期与元军抗争。当时元军则是陈、朱等起义军的共同敌人,他们一度遥相呼应,奋起抗元。

    《二十五史》有段文字详细记载了陈友谅所在的湖北红巾军开初几年与元军抗争的曲折过程。“至正十一年九月,义军首领徐寿辉率部陷蕲水及黄州路,败元威顺王宽彳育攵不花,遂即蕲水为都,称皇帝,国号天完……,明年分兵四出,连陷湖广、江西诸郡县,遂破昱岭关,陷杭州,别将赵普胜等陷天平诸路,势大振,然无远志,所得不能守。明年为元师所破,寿辉走免己而复炽迁都汉阳”。陈在监利留下的地名典故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至正十三年,元军集中兵力对起义军反扑,徐寿辉所率的湖北红巾兵只顾抢占地盘,没有步步为营,遇到强敌节节败退,溃不成军。陈友谅为保护义军军需物质,奉命率小股人马突围。陈骁勇善战,指挥若定,趁机突出重围,直趋岳州城陵矶,登船渡江。为防止元军前截后堵,没有顺江东下,而是弃舟乘车沿江西上,经下车、上车后,舍车跨马,直奔容城,兵不血刃,马不停蹄,急行军百余公里,由西向北,由北向南,自南而东,迂回曲折,目夜兼程,甩掉元军追击,胜利进入洪湖后方,在监利留下了这次神速行军的一系列地名典故。七百年来,成为监利民间流传的佳话,成为监利老百姓和洪湖渔民缅怀这位反元有功的农民义军首领的美谈。

    下面,让我们沿着陈友谅当年败退的那条路线,对相关地名典故作粗略考究。

    陈自三江口登岸,行进到秦家场时,当地群众听说起义军到此,不约而同自发站在小街两旁相迎,送茶送粮,场面热烈,感人至深,陈下车致谢。人们为纪念这位农民起义领袖,将秦家场改名为“下车湾”。陈部退到茅草街时,有一位青年勇士飞马来告,元军已渡江尾随追来,陈友谅即忙上车继续北退,“上车湾”由此而得名。

    当陈部退到监利县治所在的容城东郊,舍长江大堤,改沿内荆河堤北退,此时夜幕降临,天空一片漆黑,于是便打着火把行军,“火把堤”之名始如此。由于陈部举火把北撤,暴露了目标,元军气势汹汹,穷追不舍。陈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好不容易退到了距火把堤8.65公里的地方,此地紧靠内荆河,来往商船众多,沿街路铺竞列,陈至此,正值半夜鸡鸣,故称此地为“鸡鸣埠”。陈退到东距毛家口8.6公里的内荆河南沿,轻装卸甲,多少年来人们一直称该地为“卸甲河”,后来摆摊设点增多,逐渐形成村落街市,简称“卸市”。陈率兵退到西南距监利县城25公里处,为加快撤退速度,将衣甲掩埋在此,故初称“埋甲口”,后谐音更为“毛家口”。此地初系湖泽地带,逐渐有不少渔家在此定居,加之地处监利县中部,水陆交通较便,便有富户在此辟设船埠,并沿河开设茶楼酒馆,招待来往船商,渐成小街,后商贾云集,市场繁华,简称“毛市”。

    陈为摆脱元军追杀,埋甲后决定再次改变撤退方向,沿三国时曹操败走的华容古道反其道向南撤退。当退到距汴河豆刂5公里、西临林长河的苏家草场附近,越过了林长河上的一座大桥,有群众自发来报,元军仍沿着内荆河向北追赶,陈方脱险,故称“太平桥”。

    百里洪湖才是陈友谅最安全和重振旗鼓的地方,于是自太平桥东折直奔洪湖。当走到北临福田寺,南距汴河豆刂6公里的郑家拐附近,霞光万道,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走了一夜的义军,浑身衣服露透,加上华容道上不少地方还要涉水而行,在此小晒,故称“小晒口”。时至今日,当地仍沿袭这个古老而传奇的名字。

    陈军东行到北临周城垸,西南距汴河豆刂7.7公里的后林长河上游嘴上,此地曲曲弯弯,形似游龙,陈在此稍事休息,时下洪湖的渔民传说这位农民起义领袖是条龙,故称此地为“上青龙嘴”。友谅沿着既定目标,继续东行到南临豆刂口,北临徐家垸,西距汴河豆刂11公里的王家堰北墩,后林长河下游嘴上(即项河村一、二组之间的一块低中之高的空旷场地),形似龙嘴,陈在此也短暂停留,人称此为“下青龙嘴”。当地有姓氏谱谍,对“上青龙嘴”“下青龙嘴”的方位及传说都有记载。我小时候亲耳听到许多老人讲到陈友谅起兵的故事时,有说他是条“青龙”,所以能登上王位;也有说他是条“蓑衣龙”,虽能呼风唤雨,终究不能腾空而起,直冲九霄,故未能得天下,未能坐稳王位。总之,在洪湖渔民的心中他是条龙。

  陈友谅在“下青龙嘴”出发,赶往东临周河,西南距匡家老墩3.1公里的洪湖岸边,掩映在芦苇丛中的一个小墩子上过早,人称此为“过早铺”。由于时代久远,加之村子小又形似虱蚤,后据形状及谐音称为“虱蚤湖”。接着在“青泛湖”泛舟入湖,才转危为安,化险为夷。

  民间传说的陈友谅兵败后所走的这条路线,从时间顺序和地理位置来看,从“下车”起,经“火把堤”、“鸡鸣铺”、“小晒口”、“过早铺”,即从“天黑”—“午夜”—“日出”—“早餐”,比较符合日夜兼程的时间顺序和迂回曲折的地理实际。再从沿途所发生的事情来看,“下车”“上车”“卸甲”“埋甲”过“太平桥”,也比较符合败退的情理,近乎客观真实。

 

  据我对县境各种资料及其地名的粗略考证,陈友谅在监利留下的传说,涉及到十多个乡镇,30多个地名。流传比较广泛的有分盐的“胭脂河”,西起周老罗家湾,东至浴牛口,流经唐豆刂、黄蓬、胭河、扒档、桃花、南湖、北豆刂、浴牛等9村。陈曾“以此河渔利,充侍妾脂粉费”(《监利县志》清同治十一版)。还有胭脂河古溃口处的“黄蓬口”,相传陈在此地多设黄色帐蓬,高扬义旗,扩充实力。相传陈驻兵监利北部边界,故将初名新河口的地方改称“北口”,在龚场一带还留下两军鏖战的七战湖、打鼓台、黄挂岭、护龙庙等地名。在新沟一带有陈家土当招兵买马、御花台建宫立院。还有周河阅兵桥(今贺龙桥址),陈在此检阅水师,李洪先生曾就此咏有怀古诗一首“洪湖西岸阅兵桥,几渡沧桑迹未消。但使定边筹策现,渔家王气满皇朝。”桥市接驾咀,相传陈率军路过,“乡民纷纷箪食壶浆,于此‘接驾’”……。

  上述地名典故与上车、下车等地名不是同时发生的,而是第一次兵败使陈和义军首领们认识到,一定要有巩固后方,一定要对部队严加训练,否则,遇到强敌,不堪一击。同时,起义军要想向南发展,占据富庶的长江中下游,必须越洞庭、渡长江,还要有强大的水兵。于是他和他兄弟及部属奉命返回洪湖,继续组织和发动渔民起义并加紧训练步兵,操练水师。此时的陈友谅拥有一定的军事实力,权欲开始膨胀,生活开始腐化,故遗有“胭脂河”“御花台”等地名,《洪湖革命史话》在“洪湖概述”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洪湖市境域“还有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的故乡黄蓬山和转战此地的跑马岭、射风台、打金场、绣花堤、观阵台等遗迹”。此段概述说明不是起义开初,而是“转战此地”;不再是小股部队,而是一支声势浩大,“旌旗蔽日”,拥有水兵、步兵的农民起义军了。洪湖市的“观阵台”和监利周河的“阅兵桥”等地名都证明这一点。

 

  综观陈友谅的政治生涯,从起义投奔,军事受挫,转战洪湖,顺利发展,夺得首领地位,称王称帝到与朱元璋相争天下,直到中箭身亡,共12年时间,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投军受挫。主要随起义军首领徐寿辉等活动在鄂东一带及南方有关郡县;第二阶段,复盛杀倪。在洪湖再次拉起队伍,操练军事,筹集粮草,积蓄力量,以图再起,后发展顺利,除掉义军内部的野心家倪文俊;第三阶段,弑徐称帝。以洪湖为依托,以监、沔、武昌为大后方,经过紧张备战,挥师南下,屡立战功,渐升至领兵元帅,“尽有江西、湖广之地”,后伺机弑主,自称皇帝。第四阶段,攻朱战死。在夺取农民起义军最高领导权后,主要是与朱元璋相争。陈朱相争的导火线早在除倪文俊前,相互为争夺地盘,朱元璋名将“徐达、常遇春败陈友谅于池州”(今安徽贵池、青阳、东至等县市)。原本为友军的两支农民起义军,自此变为相争天下的劲敌。陈先后两次主动率兵出击,第一次以十倍于朱的兵力,第二次倾其全力以60万三倍于朱的兵力,而且“联巨舟为阵,楼檐高十余丈,绵亘数十里,旌旗戈盾望之如山”,却被朱20万军击败。朱得益于“广积粮”九字方针和听信于刘伯温、李善长等一批谋士,且有性情朴实、待人宽厚的大脚马皇后在生活上制约与内助,朱在登位以前,未能豪侈,尚能善侍将士乃至俘虏。为笼络人心,后连陈友谅之父普才及三个兄弟友仁、友贵等和继位的次子都封了爵位。陈除倪文俊得人心,步倪后尘弑主失去人心,徐寿辉旧将欧普祥等先后降朱。陈又“性雄猜好,以权术驭下”,朱利用其弱点,施离间计,陈听信馋言,杀害了英勇善战、朱将士闻风丧胆的赵普胜,使军心涣散。在决战鄱阳湖前,陈部骁将张定边头缠白巾,身着白袍,抬着棺材进谏,示意此战有去无来。陈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结果如楚汉相争的项羽一样以“霸王别姬”而告终。正如《中华姓氏通书》(陈姓)一书所评“昙花一现的汉王陈友谅”。

 

  陈友谅在荆楚大地和洪湖沿岸兴起的轰轰烈烈、波浪壮阔的农、渔民起义失败了,他“临终时,向天而叹‘天灭吾矣’!”究竟是天要灭他,还是咎由自取呢?陈友谅不仅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地名典故,还留下许多遗憾,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更给我们留下了深沉的思索。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古而察今,这才是我考究陈友谅与监利有关地名典故的根本意图所在。

                                2004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