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滕姐 (之2 )  

2014-12-07 18:19:26|  分类: 3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滕姐    (之2 )

                    ⊙项见闻

       

    已经到了深秋,北京的蚊子还是很多。从滕姐的卫生队宿舍搬过来后,一直没有睡过安稳觉,每晚都被蚊子在耳边嗡来嗡去地追逐,滋扰得半睡半醒,迷迷糊糊,早晨起来一照镜子,眼袋浮肿得老大。

【原创】   滕姐    (之2 草稿)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北京的蚊子和老家的蚊子不同,躯体呈灰褐色,粗壮嗜血,耐寒能力极强。我都穿了厚厚的羊毛衫,手露出来已感到清冷了,蚊子大白天的还会从办公桌底的阴暗面钻出来把手背蜇一下,毒性很大,被蜇的部位立时红肿发痒,用手反复搓揉多次,红印也不见消褪。不像家里的蚊子,叮一口啥事也没有,到了秋天就消逝的无影无踪。可怜我脸上已是皮包骨,它还是狠心下得了口。夜里更是像战斗机似的在头顶上嗡嗡盘旋着,不知从哪个方位俯冲下来,猛地叮一口。把我疼的从浅睡中惊醒,气恼的从被褥里伸出手,照着叮的部位狠狠一巴掌拍过去,但听见巴掌在脸上清脆的“啪”的一响,手掌感觉却是空空的,它又早全身而退了,等于逗我自己甩了自己一耳光,让我恨得牙痒痒的,却又把它丝毫没有办法。实在没辙,咱惹不起躲得起,把头蒙进被子,让你去啃被子,干着急好了。可一会,又有几只蚊子钻进了被子,这回没有直接在脸上扎针,却在被子里嗡嗡哼过不停,呻吟声比头在被子外边时更吵人。实在不堪其烦,提起被角猛抖几下,放它出去的同时把头又伸到外面来。可蚊子丝毫没有感恩之心,照样叮我没商量。夜越来越深,人也越来越困,干脆心一横,让它吃个饱好了。第二天起来刮胡子时,站到镜子前大吃一惊,满脸血迹模糊。什么时候打死的蚊子,自己都不知道。忽然明白,可能是蚊子吃的太饱,飞不动了,它的细脚拔弄得毛孔痒痒的,被我本能伸出手打死了吧。心想,按理被子上也有血迹了,掀开被套一看,果然,被口上多处血迹斑斑。心里懊恼得不行,不是心疼鲜血被蚊子吸去了多少,而是心疼我的被子,被子是滕姐新买送给我的,我珍惜的不得了。

    被滕姐推荐到新发地市场来工作,心里压力很大,唯恐自己做的不好,就像自己的老祖宗项羽一样,“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来北京时,心中已凄惶万分。当了两年支部书记,把家里一点积蓄败了个丁光不说,还欠下一屁股债。去打工吧,年纪大了,一茬一茬冒出来的小年青,自己哪比得过?整天在电脑上以棋浇愁,人很快消瘦下去。挚友再武看我愁得不行,每天晚上都会以散步为借口到家里来,邀我出去走走。说,实在不行我去给校长说,你来教书吧。他满脸诚意的征询我。我摇摇头,代课教师那点微薄的薪水,对于眼前债台高筑的我,已经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其实,自己何尝又不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每天教学之余,与再武谈诗对弈,过一种闲云野鹤的悠闲日子,只是,生活已经把我逼得没有了退路。我必须迈出家门,寻找一种既能生存又能发展的事。乡友桃园在北京经商多年,他的孩子佛尘在市场给人打工,听说一天可以赚壹佰五十元,自己就想当然的推算,那么一个月就是近伍仟元,减除房租水电生活费,还能剩个三千元,三五一十五,五个月下来,就有一万五,可以解解燃眉之急了。于是反复地给桃园央求,让他孩子给我在北京找点活干,最后来到了北京打工。

     这段时间,内心一直在犹豫纠结,到底落不落笔写一篇感恩的日志,把到北京来藤姐对我亲人般的关怀和帮助,以笔为像机从岁月的片段中拍摄出来,留存到我的《身边的感动》系列集中去。滕姐的恩情像一块石头,压在心头时刻令我不能释怀。古人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孓身孤影,连请她吃一餐饭都是个问题,心中实在郁闷不已。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以文字把滕姐的恩情记录下来,镶嵌进自己人生的里程碑中,提醒自己时刻不忘感恩。但是,提笔该怎么写,我真的没想好。“千里送毫毛,礼轻情意重”。一床被子决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它的价值,如果这样想,我的人格将不值一文。把一床被子的恩情,怎样提高到一个认识的高度上来,是一件颇费苦心的事,如果还没有想好就去落笔,未免失之草率。在这样矛盾纠结的心情中,时光匆匆如流水,转眼一年的光阴流逝过去了,而博客上竟未染一墨痕迹。             

      想起自己出身贫寒,现在被生存所迫,孤身一人来到北京,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在商贾富亨如云的新发地市场,凭自己区区一小管理员的卑微身份,何年何月才能还得藤姐人情?屡屡思来,不由双眉紧锁,恨不能作捶胸顿足之状,缓解心中痛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397)|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