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狗的问题  

2013-07-01 19:24:39|  分类: 7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见闻      


              【原创小说】狗的问题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打牌去。几个平日玩的好的哥们上门来邀我打麻将。

 我说不去。我正沉浸于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到底去不去?一哥们推搡着我肩膀讯问似的逼问我。

 不去。我回答的干脆。

 那--我们来和你谈谈狗的问题。一哥们拉腔拖调的捉狎我。

 我不由莞尔,放下书,思绪瞬间陷入村子里一桩往事的回忆中……

 

狗的问题,是村子里由来已久的一个典故,起源于抗日战争时期,村子里汉奸“弯三步”拿狗的问题威胁谭爹而酿成的悲壮往事。

其实,狗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也不是它的主人谭爹,是汉奸“弯三步”的卑鄙无耻,才有了狗的问题一说。

来!和你谈谈狗的问题。这句话在村子里流传了几十年,现在已成为村子里引申过来捉狎某人的套语。 

县烈士名册上,谭爹名叫谭中华。 村子里老人们谈起谭爹的事来,一直避讳其名而称谭爹。爹,是村子里流传下来对有了儿孙和上了年纪的男人尊称用语。但是谭爹一生都没娶到老婆,更无从谈膝下有一子半女。村子里人们觉得不这样尊称他为爹,好像有些对不住他似的。

老人们回忆说,谭爹年青时,搭个茅草窝棚,住在村前头很偏僻的枯树墩上,与一条白犬相依为命。他是个孤儿,出生不久,母亲就去世了,靠乡亲们的百家饭养大成人。谭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自打记事起,乡亲们有的说他父亲到外逃荒,浪打沙埋晓得流落到了哪里。有的说他父亲参加了革命,在前线打小鬼子。到底哪种说法正确,谭爹无法证实,也没功夫去想,他每天要为自己的柴米油盐操心。谭爹那时最想的是讨一个老婆。他已经而立之年,还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旧时代婚姻是讲究门当户对的,谭爹的那种状况,除非有讨米的乞丐婆跟他搭伙成家,一般人的姑娘家是不会把女儿推进他这个穷火坑眼的。为了讨个老婆立起门户来,谭爹什么都肯帮人干。拉石碾、背犁耕田、用石臼舂米、搬榔头锤田埂,凡是最辛苦最要力气的活,只要招呼一声,谭爹都会乐呵呵的像牛一样买尽全力,赚取几个铜板一顿饭。时间长了,谭爹在村子里留下了蛮好的口碑。干活不蓄力,有事肯帮忙。不管哪家有困难,他把口袋里的全部家当全借给你,从不催讨。

转眼,谭爹过了不惑之年,还是孓然一身。村子里的老人就叹息说,唉!这真是义不生财啊。意思是说一个太仗义的人是攒不住钱的。谭爹从出娘肚子就没进过学堂门,他听不懂这样文绉绉的话,照样乐呵呵的帮人不遗余力。

年近花甲时,谭爹终于有了个伴,不过不是女人,是一条流浪的白犬。谭爹收留它后,不管再到哪做活,这条白犬都寸步不离他左右。东家盛给谭爹的饭,谭爹怎么都要撇出一半给白犬,为此,谭爹经常忍饥挨饿。晚上,白犬一路撒欢的跟在谭爹身后跑回枯树墩小窝棚。谭爹辛苦了一天,倒下来就鼾声大作。白犬蹲在窝棚门口替他把守家门,蛇、鼠、虫一类的,从不敢逾越窝棚门口寸步。

谭爹说,白犬几回救过他的命。一次半夜时,谭爹被白犬狂烈的咆哮声惊醒,就着朦胧的月色一瞅,一条碗口粗的花蟒盘驻在窝棚门口与白犬对峙。谭爹后来说,如果不是白犬阻去蟒蛇进窝棚的来路,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天生胆大的谭爹说这话时,脸上惊秫未止,可见花蟒的粗壮与恐怖。另外一回是谭爹在洪湖踩藕遇上的险情。冬至腊月时,村子里许多家庭都断了粮,好在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村子垸外就是百里洪湖,打渔踩藕是大多数村民冬天渡过饥荒的主要手段。没有人请工时,谭爹就下洪湖踩藕充饥。那次运气不太好,到了太阳没入地平线时,谭爹才勉强挖了一捆藕。回来时,天色已经朦朦胧胧,难辨回时的路了。谭爹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泞中跋涉,白犬也像往常一样饿着肚子跟着他身后奋力攀爬。谭爹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回头招呼白犬避过挖过了藕的水坑眼。夜色越来越浓,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肩上扛着百十来斤重的藕,寒风挂在脸上清疼,谭爹破棉背心里却热气腾腾。忽然一不留神,磕倒在一个深水藕坑里,谭爹一连呛了很多口泥水,脸上糊满了稀泥。淤泥太厚了,谭爹想挣扎起身子来,肩上的藕和浸水的棉衣越来越重,压在背上翻不过身来,就在谭爹筋疲力尽,开始神思恍惚呻吟时,白犬奋力的撕扯开了捆藕绳,用嘴咬着谭爹的湿棉衣往上拉。藕散开后,谭爹肩头一轻,终于在白犬的帮助下撑起了身子。

经此两劫,谭爹把白犬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谭爹闲暇时,常对人讲起白犬怎样的通人性,怎样对他有救命之恩。一来二去,乡亲们心里都有了底,白犬就是谭爹心中最亲的人,是谭爹的命根子。村子里跶半截鞋的地痞“弯三步”就见缝插针的调侃谭爹,说等谭爹哪天不注意,把他的白犬打死了熬汤喝。

“弯三步”姓汪,名字到底叫什么,老人们都说记不清了。只知他平日游手好闲,坑蒙拐骗,尽干缺德事,村里人见了他像避瘟神似的绕着走,就此落下这个诨名。

谭爹听了额上青筋一凸一凸,跳得厉害。最后放出狠话,说谁要是动了我白犬一根汗毛,老子和他拼命!末了,又带央求似的自言自语说,只有不动他的白犬,么事都好商量的。引来大家哈哈大笑。从此,村子里人就晓得了谭爹的一个致软肋点:“狗的问题”。

“弯三步”找到了谭爹的弱点,走错路碰到都要半调侃半威胁他,老鬼!借点钱吃饭。

谭爹说我没钱。眼睛斜睨着一边,也不正眼瞅他。

借不借?“弯三步”抖动着斜跨的腿,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掌摊开伸向谭爹。

不借。谭爹咬牙,回答的干脆。

老鬼,不借是吧,那——来和你谈谈狗的问题!

谭爹脸上立时就呈现出那种扭曲的苦笑,无奈的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铜板给他。“弯三步”便吹着口哨得瑟的走了。以后虽然屡被敲诈,谭爹的那只白犬还是平安无事。大概“弯三步”也不是真的要白犬命,勒索钱财才是他真正目的。

村子里日子虽然过得贫穷艰难,倒也平静。可是。好景不长,鬼子进了村子。

鬼子在村头的瓦屋庙四周布置了一圈铁丝网,面对村口的路上,打穿墙眼架设了一挺歪把子机枪,不许村民随便进出。那黑森森的枪口,像魔鬼张开的狰狞黑口,随时会吞噬人的性命。鬼子三天两头就要到村子里来扫荡一番。共党、游击队、国军,是毛都抓不到一根的,可村民们圈养的鸡、鸭、猪等牲畜却遭了殃。鬼子们很缺德,他们抓到村民喂养的猪,先把猪在院子里往死里撵,待得猪跑不动时,再将猪的四条腿剁下来,其余仍在地不要了。汉奸“弯三步”当着村民伸出拇指说,太君的太聪明了,猪拼命的跑时,所有的精华就聚集到了腿上,剁下来吃才有营养。

几个回合“扫荡”下来,村子里的鸡、鸭、猪、牛都不见了踪影。鬼子“扫荡”不到了粮食,就把全村人集合起来, 逼迫大家交出粮食。“弯三步”早早的当了汉奸,这时歪戴着一顶黑破帽,依旧跶啦着那双半截鞋,神气活现的开始发话了,太君说,你们的粮食统统的要交给太君,太君就保佑你们平安无事,否则,太君要你们全部死啦死啦的!

村民们沉默以对,场上静得令人发慌。“弯三步”见讨了个没趣,把手贴在那个拄着指挥刀,叉着两腿,鼻子下留着一撮毛的鬼子头目耳边,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那鬼子哟西哟西的点点头,挥挥戴着白手套的手,解散了村民。 

第二天,谭爹在村子里干活时,被“弯三步”和两个端着膏药枪的鬼子请到了瓦屋庙。谭爹去的时候没有带上平日寸步不离的白犬。谭爹用绳子拴住了白犬,藏在窝棚后边的灌木丛里,怕它免遭鬼子的毒手。

一撮毛端坐在庙堂神像前一把太师椅上,见到谭爹,劈头就硬生生的一句:你的,来谈谈狗的——问题!

谭爹狠狠的剜了“弯三步”一眼,说我没钱。谭爹以为“弯三步”又想仗着鬼子敲诈他钱财,尽管脸色紧张的有些煞白,语气仍很镇定。一撮毛铮的一声,拔出那把亮晃晃的东洋刀,刀尖指到谭爹脸上。你的,不老实的干活,死啦死啦的!说完,两首握紧刀柄,就朝谭爹头上作势劈下。“弯三步”拦住一撮毛的手臂,将一撮毛拉到一旁,又把手靠在他耳边嘀咕起歪点子来。一撮毛收起刀,连连点头。一撮毛走到谭爹面前,手点在谭爹鼻子上说,你的,明天交出村民藏粮的干活,今天,太君的要咪西咪西的……说完,和“弯三步”一起得意的大笑起来。


 谭爹好像预感到了什么不对,出得庙门,就朝自己窝棚方向急急奔走。一会,村子里就听到了谭爹撕心裂肺的嚎哭。谭爹的白犬不见了,栓狗地上只有一滩血迹。谭爹知道是“弯三步”和一撮毛害死了他的白犬,他咬牙切齿的在窝棚等“弯三步”和鬼子找上门来,可鬼子一连两天都没有来。村子里有人说夜夜听见谭爹磨刀霍霍和伤心痛哭的声音,担心谭爹会出什么事。

第三天早晨,谭爹找到瓦屋庙的鬼子驻点。离哨口还有十多步远时,鬼子哨兵哗啦的拉开枪栓,喝令谭爹站住,问谭爹什么的干活。谭爹说知道粮食的干活。鬼子一个哨兵进去一会, “弯三步”和一撮毛就摇摇晃晃走了出来,一撮毛走到谭爹面前,伸出大拇指,你的,狗的问题的……又摆摆手,改口说,你的,良民的,大大的!来,我的,来和你谈谈藏粮的问题。

老子来和你谈谈鬼的问题!说时迟,那时快,谭爹怒吼一声,藏在袖子里的阉猪刀狠狠的插进一撮毛胸口……

谭爹和一撮毛都倒在了血泊中。谭爹背上被鬼子的子弹和刺刀血透布衫,血肉模糊。“弯三步”吓得魂不附体瘫倒在地,也被鬼子开枪打死了……

解放后,谭爹的骨骸被政府移葬到烈士陵园里,谭爹的名字编入了抗日英雄名册。

村子里的人们至今都喜欢养狗,他们说“狗有义,人不知”。说到狗,又会回忆起谭爹当年怒杀鬼子头目一撮毛的故事。我们每次听了都觉得特别的解恨,觉得这真是一个百听不厌的经典故事,只是,每一次听完,心里就又一阵的沉重和难受,同时,心中对鬼子又多沉淀了一份仇恨。 

  

……到底去不去?一哥们不耐烦的再次推搡我。

不去!我也不耐烦了,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 -- 我们和你老婆谈谈狗的问题去。

我站起身挥挥拳头,佯装咬牙切齿:我来和你们谈谈鬼的问题!

几哥们一愣,忽然明白过来,哈哈大笑着落荒而逃……

 

   写于2013-7-1

 【原创小说】狗的问题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4)|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