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半是橘子,一半是温情 (身边的感动之9)  

2013-11-03 21:23:53|  分类: 3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一半是橘子,一半是温情   (身边的感动之9)

                   ⊙项见闻


                        如果长路可以奉献给远方,玫瑰可以奉献给爱情,

                        而我,该拿什么奉献给你们,我的恩人?    ——题记  

      

【原创】人情 (身边的感动之9)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从儿时到现在,我一直怕欠人家人情。小时候在父母身边,偶尔听他们黯然地感慨“钱债好还情难还”时,我就暗暗下定决心,长大以后一定不欠人家人情。长大以后,屡逢亲戚朋友有丁点好处在我身上,我必投之以李,报之以桃。后来又读到《礼记·曲礼上》上说:“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也。”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古代先贤几千年前尚且如此,就更加坚定了我不欠人家人情的决心。在我博客上,我曾这样标榜自己:“问心无愧,是我一生致力追求的最高目标。”这一辈子能不欠任何人的人情,我想这问心无愧四字,或许,我能够做得稍好一些。

 可是不能,回想自己这一路坎坎坷坷走过来的历程,心中惭愧不已!虽不曾欠人人情无数,可屈指数来,还是欠下些人情令我不能释怀。最先欠下的人情并令我屡屡想起郁郁于怀的,当是舅奶奶的那半瓶橘子罐头。我上初中时,家中贫穷。父母亲虽然一生勤俭,起早贪黑,拼死拼活的在地里劳作,也难挣到供我们兄弟几个的学费。父亲为此常常失眠,刚到四十岁,头上的白发在阳光下已亮得耀眼。每当收工劳累之后,父亲回家总爱发脾气。我们小几个一看他脸色不好,骇得大气都不敢出。在这种窘迫的气氛和环境中,我主动给母亲说,我想出去寻点事做,挣点学费来减轻家里的负担。父亲听了很高兴,说:“男儿十五低父职,女儿十五攒家财。你是应该替父母做些事情了。”如是没几天,就给我联系上了活,到表叔的酿酒槽坊去打下手。打下手,其实就是干苦力活。那时,我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每天要在槽坊用大桶挑一百多担水供酿酒用。表叔们一家人看我干活老实勤快,很是喜欢。舅奶奶那时已经有七十多岁的高龄了,杵着根藤木拐杖,常常会走到槽坊的大门口来看我担水。她把双手扶在拐杖上,一再嘱咐我歇会,歇会。我那时比较腼腆,不爱多说话,就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说我不累。舅奶奶就叹口气说,唉!这孩子……又磕磕绊绊的走了。

 我明白舅奶奶叹气的意思,她是在怜惜我不该这么小的年纪就来干这种苦活。她不知道,其实我很知足也很快乐。我终于也能挣到钱了,并且,自从来槽坊打工后,父亲再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骂过我,而之前,三天两头被父亲训斥喝骂是家常便饭。

 舅奶奶住在隔壁的另外一间屋子。一天中午,我挑完水正擦把汗时,舅奶奶忽然叫我,我回过头来,见她正用手连连招我,示意我到她那边去。我想舅奶奶一定是有啥重物搬不动求助我。想起她平日对我那么的关怀,心头一热,便捷步而往。舅奶奶见我来了,回转身向屋里走去,我巡着她的背影跟进房间,舅奶奶手里已拿着一瓶橘子罐头,塞到我手上,压低声音着急的说,快点吃吧,不要等他们看见。我知道她指的是她另外几个孙儿,而且,她更担心的是被表婶看见,斥责她不心疼自己的嫡亲孙子而亲候外人。我连连摆手,怎么也不肯接,转身欲离去。舅奶奶顿时急得小脚直跺地,脸上呈现出焦急而又痛苦的表情。她是旧时代的女人,裹着小脚,平时走路都不稳,靠拐杖扶持着。我恐她伤了脚,只好接过罐头,拧开盖子,三下两下,狼吞虎咽吃完,恐耽误的时间长了而连累她,来不及道谢,就急匆匆的跑了。

  八十年代,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不久,农民刚从饥荒走向温饱,生活还是很贫穷。那时,沿海地区还没有实行改革开放,村民们都窝在家中,靠地里刨点粮食糊口,家里养几只鸡鸭,圈里喂头猪,来挣点钱维持日常的开支。商店橱窗上的橘子罐头,是我平时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虽然一瓶罐头只要两元五角,可我一天汗透背衫的工钱只有两元,是下不了狠心去买的。舅奶奶的橘子罐头,应该是哪位亲戚来看望她送来的孝敬品。

   橘子罐头很甜,那种甜滋滋,爽凉凉,滑入喉咙泌入肺腑的甜爽感觉,至今回忆起来,仍觉得是自己苦涩的人生中一件少有的美好回忆。以后的日子里,我也经常去买橘子罐头吃,却再也品尝不出当初舅奶奶塞给我的半瓶橘子罐头滋味了。直到现在我还是有些纳闷:到底是后来的橘子在种植时受到了化肥农药影响变了味?还是生产加工技术像武功秘笈一样失去了真传?还是我运气不好买到变了质的橘子罐头?        

    或许都不是,是舅奶奶递给我的半瓶橘子罐头里,一半是橘子,一半是温情,才令少年的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回到槽坊后,我一边默默的低头干活,一边暗暗的发誓,我以后有钱了,一定以十倍的好礼回赠舅奶奶。

    几年过去了,我从一所学校转到了另一所学校,可我还是一个穷得连早餐也吃不上的学生。繁重的学业,也迫使我把当初对舅奶奶的誓言淡忘下来。再后来,听父亲在饭桌上谈起表叔兄弟之间闹分歧,酿酒作坊已关门停业。听说舅奶奶又回到乡下老屋居住,我再也没看见她老人家了。又过了几年,我想起舅奶奶来,向母亲打听她现在的状况和安康,母亲幽幽地说,早去世了。我一个人偷偷关上房门,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痛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是个食言的君子,不能兑现心中的承诺啊!

  

                                            写于2013年11月3日北京丰台

                                              新发地农批市场湖北厅

本文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3年第89期散文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