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故地重游记(版1)  

2012-07-28 21:11:14|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故地重游记(版1)

                   文\项见闻【原创】故地重游记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心灵港湾

              阔别老屋三十多年了,而故道依旧。沿途草木葳蕤,土路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像一条白色的丝绸舞带,沿着田间沟梗蜿蜒曲折的向前延伸。间或有沟坎拱桥,小径起伏跌宕,大家都慎步而过。时当正午,烈日酷暑,汗透脊衫。倍感母亲当初迁徙此地十年不易之艰辛!遥望恍惚间,故母身影依稀远在。不禁潸然欲泪,感慨不已。

    多年来,老屋一直是我心中一番净土,无数次令我梦魂牵绕,几回梦里还乡。虽人至中年,岁月蹉跎,然往事悠悠难忘。况水长有源,树茂有根。男儿立于天地之间,当感上苍生成之德,念祖宗庇阴之恩,作为读书人,谁能割舍故土这份情感呢。今天老屋族众来邀我们去宗室议事,我立即欣然雀跃随往。 

    见得故人,我自曝乳名,原乡邻们都奔涌惊呼。与儿时的同伴执手相看,竟无语凝噎。老屋门前杨柳葱郁如昨,可惜父母都已驾鹤西去多年了。睹物思亲,不禁悲从中来。

    原邻舍黄妑,与母亲龃龉多年,此刻见我主动笑打招呼,立时热情有加,端凳让座,笑容在她皱褶的脸上,如春风荡开的涟漪。感岁月匆匆,多少往事已乘风作古。如果母亲九泉有知,当欣慰我今天代她“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再往前走,过了铁索桥,道路忽高忽低,起伏颠簸难行。只好推车小心行走。转过桥旁,见一小屋,红砖碧瓦,苦楝树浓荫蔽日,于是将所乘电动车泊在树荫底。步下陡坡,两旁菡萏悠悠, 溪边水草繁茂,鹳鸟倏然其中。走不多远,即见道兴观。道兴观是本族一所宗寺,历经时代变革演变而来。寺前古柳婆娑多姿,虬枝环盖寺宇。阔别多年,树身已双人合抱难围。儿时启蒙,古柳曾伴我朝夕两年,现在回想起来,仿佛又见久别的故人,心中倍感温馨。入寺净手,焚香三柱礼拜列宗牌位。我是一个中共党员,本无神论信仰,但饮水思源,对列祖列宗不能不怀虔诚心情,这是自己做人应恪守的根本啊。

    宗寺间域狭隘,油渍斑驳。右墙置宗教局批文一幅。上左右悬匾牌各一,书游人题诗两首,均为五律。行隶书法苍劲,颇见功底。赏左首一匾诗,书为: 

    蓬岛风光好,此地美亦然。

    金龟荷叶盖,沃野陌阡连。

    户河边地,灯辉水底天。 

    禅关荣古柳,史话永流传。 

     (户),原文为互。觉笔误,自作聪惠而改,不妥之处,且逗读者诸君一笑。署名为福田诗社长卢玉亭。卢老人是我镇福田街人,已作古多年。年少时,我喜诗文,曾有一面之缘。他诗作多写应酬唱和之作,常落臼道而无新意,至今对他诗词印象一般。这篇诗作,切题应景立意均好,应属他作品中的上乘之品。右边五律一首为:

   古寺亭亭立,问年今几秋。

   声喧人竞渡,派别永争流。

   感叶重重地,思源活活求。

   流题无好句,笼得碧纱

    (),原文为水,脱韵。顺前面的字句意,改押韵为悠,读来仍不解其原意,不禁暗暗摇头苦笑。落款为原解放军政委张永良。略加细审,觉出律很多,再回看左边诗作数处错落,或许是后人不解文墨而误录吧?就缄语不再细究了。内柱镶对联一副, 上联为 :占名山镇水口王公李侯 ,下联为:坐杨老吞週城广福古寺。署名湖北汪逸赠。汪逸是什么身份呢?问旁观者,大家都不清楚。揣摩他作下的对联,总觉得词不达意,似是而非,只可作景物点缀罢了。环顾四周,再没有一个能与我共同懂得欣赏的默契者,于是默默地忍住赏阅的兴致,不再言语。

     一会儿,族人邀予会的我们一同拜祭始祖墓地,大家都欣然应往。没走几步,路边现一茅草房,我不禁啧啧称奇。在高楼大厦比肩接踵的今天,还有以麻梗兼茅草作壁的茅草屋,着实令我惊讶。一位白发老妇端坐草堂中,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或许她已双目失明,又或许她两眼正茫然遥望远方,思念外出的子女吧?我心里忽生不忍,欲停步赠予她钱。同来的幺叔用目光止住我,我忽然顿悟,幺叔是怕我的唐突之举令本地族众难堪自责。只好怅然前行。沿途的土路曲曲折折,想起童年时上学的路上,每天早晚都会如此这般的经过,一时思绪仿佛又回到昨天的童年时光。只是桃花依旧,已物是人非了,心中一时波浪阵涌不已。好在未几,见拐角凹处众人止步,知祖墓已到。亭亭四柱间立丈许高一碑,碑两则镌刻碑联一副:遼望洪都一脉芊绵敦大本,西来楚水长流沃泽润金龟。本门郡号“辽西高风”,这是以“辽西”二字冠首的碑联。碑联对仗工整,函古概今,用词讲究,寓意深远,不由暗暗赞许。碑中文铭开基史略。字迹模糊,犹依稀可辨。擦眼细辨为:

    “公籍江西省吉安府吉水县,遇水桥三节港黄土坡。生于明正统二年。父亲项,忘谥襄敏,巡府陕西。认拯民为己任,讨满四奸主坐田之策,披坚督战二十余阵,均奏凯旋。陛右都御史。僚友眊疾,认恶之,造罪谋害,帝信谗言,谳而黜职,贬回乡里。

     时北虜脱欢,入寇边塞,进犯京城。擁帝北狩,帝陷虜围。国无主,人心乱,流离远徙甚众。

     公于景泰年间举家莺迁,先寓蒲圻凤凰山,后移汉阳蔡甸镇。成化初,再转迁监利县福田寺,终选白公坼蓫家焉。公殁于嘉靖元年,享年八十有六。葬于南湖垸项家老墩荷叶盖金龟地。辛乙兼卯酉向,与妣李氏合茔。原配率二子回江西,路经湖南石门县落籍。”

     落款为阖族公立,时间残破难辨,不详。建碑倡首人,十八世孙项开运撰。

     先生项开运,与我属族中同辈。幼年喜诗文时,与其相识,共话桑麻于我县离湖诗社中。先生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八期,是当今黄埔校中健在而硕果仅存者之一,已高龄九十有二。仍然思维清晰,对往事记忆犹新,真族中奇人啊!与他叙旧,但不敢久留,恐先生耗力不支,作别回返。族众执手挽留,寄语殷殷。可怜我才疏学浅,唯有诚惶诚恐,喏喏而退。

                         项见闻速记于2012年7月29晨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