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连载小说 村官日记之8 出师不利  

2012-06-13 16:17:22|  分类: 2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连载小说 村官日记之8

           出师不利

                 文剑

      根据镇计生办提供的的文档资料,我们确定好在家的万某某对象后,开始出发。步出村委会办公室时,天色还是暗朦朦的,不知是大雾遮住了晨曦,还是旭日并未升起。四处浓雾弥漫,能见度不足三十米,只能听见雾霭缭绕的树枝深处,鸟儿清脆悦耳的鸣唱。

   “堂爹,你郞昨儿晚上没惊动他们吧?”因为拖累包村干部王主任也起了个大早,如果前去扑空了,初次见面,恐会给他留下不好印象,我不无担心的问。【原创】长篇连载小说 村官日记之8 出师不利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心灵港湾

   “没有,我昨晚临睡前,还故意装着有事,弯到她门前经过,他们俩口子还跟我说过话的。”

    我惊讶地抬起头瞧堂爹:“哎呀!您郞这回真是张飞绣花—粗中有细啊!”我对他赞许的伸出大拇指。

    堂爹“嘿嘿”笑着,露出腼腆的笑容,“我搞事,你们放心!包准滴问题都冇得,不是我吹牛的话!”

    我知道堂爹又习惯性的吹起了牛,但我今天不想扫他的兴,打击他的积极性,计划生育在我村的落实,还任重道远。我通过自己的观察和分析,看出村民们的生育观念并未改变多少,其根子里的缘故,不是愚昧守旧,而是对所在的生活环境缺乏安全感。农村中,很多家庭付出了几代人的努力,却始终挣扎在温饱线上,于是,把希望寄托到后代子孙身上,希望“东方不亮有西方,这代不行盼下代”,前赴后继,结果陷入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怪圈。村民们常常念叨的一句口头谚是:“有子贫不久,无子富不长。”

    这个结扎对象居住在老河堤边上,老河堤埂现在已经人烟稀少,住户凋零了。老河名内荆河,属于古夏水的一条分支,已有数千年的历史,附近左右曾发掘出大溪文化遗址。

    监利文物档案记载:监利县福田镇拦洪大闸西200米处,面积约400平方米,1973年,开挖排涝河发现大溪文化遗址。1974年,省、地、县文物考古专业人员对其进行了试掘,试掘面积100平方米。遗址中墓葬7座,分一次葬、二次葬两种;灰坑8个,深0.2—0.5米,土色皆为深灰色,含大量谷物壳和稻草灰烬,兼有鱼、兽骨,陶片不多;陶器坑10余个,坑内倒置陶器少则1.2件,多则5件。出土物有石器、陶器两类。” 

    大溪文化是距今约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长江中下游地区较早的一种原始文化由此可见本地人类祖先生息繁衍的源远流长。可惜没能得到有效地保护,现在内荆河通往洪湖的源头,已被拦腰截断,古夏水便成了一河死水,村民们纷纷外迁,昔日熙熙攘攘的河堤路,也成了一条荒芜偏僻的草径。

       对象的门半虚掩着,屋里没人,我们没有贸然而入,我试探叩打门框,大声问:“有人吗!”一连几遍,没有回音。堂爹按捺不住性子,径直从堂屋穿向后面的厨房,又返回来,摇摇头,说没人。我心里一凉,转头看主任和会计小山,王主任的脸色瞬时严峻下来,小山缩在门外的侧边,反背着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无名的焦躁和恼火,厉声对堂爹说:“你郞上楼看看!”

      不一会,楼上就传来堂爹的大嗓门:“你们在看电视?我们在兜底喊,郞个不答应啊?!”王主任脸色立时一喜,和我同时往楼上寻去。

      “你们么事,我们还没起床就敲门打户的!”我走到二楼房门口时,正好房东小伙子给堂爹开门,一脸不悦的神色质问。看见我,他的脸色缓和起来,不知是惧怕我们人多,还是早就认识我,他返身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打开电视,自顾自的看起来。

      “你们要结扎啊。”王主任开门见山的说。

    “不扎!”他头也没回,甩过来两个冷冰冰的字。

        如果时间换上十年前的镇干部,此时肯定上前就“叭叭”两耳光,翦上双臂,押着就走。那时的计生政策有句口号,“动不动,三分钟,再不动,龙卷风!”生育二胎不主动结扎的,捆绑吊打是家常便饭。农村税改之后,这些粗暴现象得以遏制,但农民反过来却又不把镇村干部放在眼里了,动辄和镇村干部讲狠动蛮,干部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随口用标准的普通话戏虐出不知从那里听来的套词,小伙子一下子被我这句话逗乐了,回过头来说:“你郞看唦,全村像我这样该结扎的,有好多个,为么事偏偏是我?”

        我们一下都愣住了,之前都没考虑到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都跑不了的,迟早的事!”还是王主任经验丰富,反应得快。

       “那等别人去了,我再去小伙子又扭回头,继续看他的电视。我们一时措手无策,僵在哪里不知该怎么办好。胡总书记提倡的和谐社会,全国各地国家机关干部一改以前的粗暴野蛮之风。我们现在连重话都不敢说一句,更不敢说来动粗。正僵持不下时,楼梯上“嘚嘚”的,传来皮鞋根磕打水泥地板的上楼声音。我们回头一看,是小伙的母亲闻声上来了。我心里窃喜:这才叫东方不亮有西方啊,就从他母亲这打开缺口好了!

        “哎呦!今儿是么风把你郞们吹到我这里来呀!”小伙母亲头发上还粘着露珠,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蓝色的围罩里边,着一件暗红色的棉袄,看年纪应是五十左右,人显得很精神。

       “嘿嘿.....彭妑(妑:江汉平原对有儿孙的妇女尊称)!我们来事无别,有事就说。堂爹抢先开了口,“现在计划生育又搞的蛮严啊!你郞的媳妇姑今儿要趷(注:趷,本地方言,去的意思)结扎啊。”堂爹说完,又是几个蛋哈哈“嘿嘿”笑起来。 

     哪知人家根本就不卖堂爹的账,她的话随即像机关枪般扫过来:“堂爹呀,我晓得你郞柳姓的人多势众,我们万家是孤丁寡族,你郞们吃柿子捡软乎的捏!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死人子旁边还有活人子!我就把给你们欺,看你们欺不欺得死我?欺不死我,我还有一口气,我就爬也要爬趷告你们!我就不相信共产党被你们一手遮住了天呢。哪么张三的不搞结扎,李四的不搞结扎,非要单独的点起我们万家的来搞……”

     她神情激动起来,一边说,还一边双手拍起了巴掌,她口中崩出来的词,随着巴掌的节拍,很有规律,就像一个熟练的鼓手,随着流行音乐的节奏,击打着鼓点。只是这不是音乐,她的话句句像射出来的子弹,打得我们张口结舌,面红耳赤。我实在从书上找不出能表达我们此时心境的词语,还是只有我们本地的四个字:“哑急哑怄”,最能充分的予以精准的慨括。形容受了强烈的委屈,却又不能说出口的复杂心情。

       我知道今儿碰上难缠棘手的主儿了,尽管事前脑子里作好了千百种的预想准备,还是没想到实际情况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出师不利!我心里暗自苦笑。就陪着笑脸打断她的话,并安慰她说:“彭妑,您别生气,我们是例行公事,也是出于无奈。我们和您乡里乡亲的,出门低头不见抬头见,且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哪么会只针对你郞们一家呢?您的事,我们再和你郞们商量好吗?”

     她见我说的有理,态度也很诚恳,顿时刹住了话匣子。我赶紧对王主任使个眼色:该到了撤退的时候,再不撤退,真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长篇社会问题小说  村官日记之9 《峰回路转》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