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村官日记(长篇小说连载7计生算私账)  

2012-06-10 19:04:49|  分类: 2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村官日记    长篇小说连载7

                           计生算私账 

                           文剑美图欣赏5  自然风光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回到家时,已是夜幕降临时分。朦胧的夜色里,空中传来连珠炮似的爆竹震响,烟花在空中绽放的那一刻,电闪般的亮光,映在身边一闪一闪,让人感觉到春节的气氛,还并未走远。

    未等屁股落板凳,湾里的一班哥们就蜂拥上门,嘘寒问暖,一口一声“文书记”,叫得我好不尴尬,但还是心生感激。我看得出乡亲们对我,是出自肺腑的真心抬举和喜欢。

    也难怪,这些年,前任的几届支书太令他们失望了。我暗暗摇摇头,心想,不知自己是否会步前面的后尘,重蹈覆辙。应该说,前任的几位都不比我笨,笨到脱离大众,被千夫所指。按唯物主义哲学观点,任何一件事物的形成产生,都有它的外因与内延,绝不会是单纯和偶然的,只是在关键时刻,就看个人立场的坚定,与意志的坚决。令我欣慰的是,自己的意志力还稍可。

    送走乡亲们,已经是夜晚九点多了。我捺亮手机屏,时间显示是2011年2月25日,农历正月廿三,再过一个星期,村里青壮年劳力,又差不多走空了。回来后,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结扎对象马上就会倾巢外出,到时就和乡亲们说的那句俗语一样:“玩猴把戏的冇得猴子了,还有么戏?”

    计生军令状已经签订,半个月时间之内,必须完成七个结扎指标任务,完不成任务的,易书记在会上声色俱厉的说,支部书记要在全镇大会上作检讨。想象如果轮到自己真的站在千人的讲台上,低头红脸的那番尴尬,实不敢想象!心里不免暗暗着急,但也不至于乱了方阵,从十九岁步入社会担任企业会计到至今,我先后在各种岗位上做过管理,事情的轻重缓急还是能分得清的。

    我拨通堂爹的手机,电话那头立刻就传来他粗声粗气的“嘿嘿”笑声,他问:“回来了?”,没等我回答,就又“嘿嘿”的笑个不停。我心里能理解堂爹笑的意思,他是个粗人,不会用言语表达对我出去开会几天的问候,唯有发自内心的笑语,传递着对我的真诚。

    “你郞莫笑!”我故作严肃的说,“麻烦大了!”

    “哪门?”堂爹果然紧张起来。

    “你郞没事的话,就赶紧过来谈。压力大啊。”我放松了语气。

             堂爹一会就骑自行车跑了过来,他是个急性子,一说有事,是寅时等不到卯时的。我简要将与会的内容说给堂爹听完,着重强调了易书记下达的任务,问堂爹怎么办。堂爹搓扒着手,脸色凝重下来,双眼发愣,半天不说话。

     我本来想听堂爹一番雄纠纠气昂昂的打气话,减轻一下自己的压力,这下倒好,堂爹一下子不说话了。我晓得他是对工作的思想认识不足,其次是有顾虑,怕得罪人。现在关键是要解开他的思想上的疙瘩,如果能说服堂爹和我并肩上,困难要小一些。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班,一根篱笆三个桩。”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完成这个艰巨任务的。

     “你郞担心的是么子?”我递杯水给他,尽量将心情放平和。堂爹接过水杯,脸上神色缓和过来。

      “姆妈的,一上来就搞这个得罪人的事,怕人家笑呢。”堂爹低下头抿了口水,显得心事重重,未等我搭讪,又自言自语的说:“村里也没几个人了,前几天说这事就好了,昨天就又走了好多个!还哪么搞?”堂爹放下杯子,试探性的望着我问。

      “堂爹,你郞有没想过这个问题?”我点燃一支烟,没有正面回答堂爹刚才的问话。“不管难不难,我们必须完成这个任务!”我斩钉截铁的说。

     “现在,很多人等着在看我和你郞俩个的笑话!”请将不如激将,我清楚堂爹的性格,说好话,求他,只会适得其反。

     “花三爷在看,群众也在看,镇里他们都在看。”我故意装着丧气的样子,把语气松缓下来,“如果头炮打不响,以后的路就寸步难行。上面会随时换人,到时我和你郞脑袋只有扎在裤裆里走。”

     听说可能会丢人,堂爹立刻定下神来,正了正身子。堂爹一生不服输,他宁可选择死,也不可能低头的,这是他的性格,说大道理他听不进。我现在的几句话,句句都打在他的心坎上,堂爹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还有,计划生育工作你郞不要怕得罪人。”我审时度势的转换话题,“计生工作我们首先算笔私账,我们先不说国家的计生政策和大道理,就说我们身边的。打个比方说,我们唐渊村现在只有两千亩田,两千个人,一个人现在有一亩地,如果我们不实行计划生育,放任它不管,那么五年后、十年后……人平还有一亩地吗?田是不会增长的,但人却可以无限的增长。我们还可以把这个例子缩小一点,你郞现在有会华、会发两个儿子,假若您手里有一万元钱,他们现在每人就只能分伍仟;假设只有会华一人,他把另外伍仟元用来改善生活,日子不是会过得更好吗?”堂爹连连点头。

     “想我们祖先当初搬迁到此,历尽千辛万苦,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立足栖息之地。如果我们不管理和控制住人口,任其泛滥,长此以往,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无立足之地!”这些话,不仅是我动员开导堂爹的理由,也是我个人对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理解。说到这里,我自己也动了情,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

     “好!嚜儿(注:明天的意思)一个字,先从我那边开始抓堂爹一拳擂在沙发上,站起身来,“就这么说定,我走的啊。”

     看着堂爹的身影消逝在黑暗中,我回转身来,掩上门,时钟已指向十一点了。乡村的夜晚,此时已万籁俱寂,我跌坐在沙发上,再点燃一支烟,松了口气,拨打了包村干部王刚和会计小山的电话,约好明早七点见面的事。我清楚,明天的事情会更复杂,斗争将会更激烈。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长篇社会问题小说 :村官日记之8《出师不利》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