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村官日记(长篇小说连载2)搭档堂爹  

2012-05-08 20:16:51|  分类: 2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村官日记(长篇小说连载2)

         搭档堂爹

                   文剑  茶馆中的岁月人生:陈安健油画《茶馆》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我们这个村不大也不小,人口超二千人,八个组,三个墩台。我包的是一二组,堂爹包的是三四组,会计小山包的是六七八组。五组由我和堂爹另外联合包。一二组人口最多,三四组情况最复杂,六七八组合计的总人口,也只相当一二组的人口。五组最乱,历年上访告状的层出不穷,,村民都不卖会计的账,因此我决定和堂爹一起包,看看到底群众有哪些不满的原因。                                           

      堂爹是四组人,今年五十八岁,身体健壮,为人正直豪爽,肯帮人,在村里人缘蛮好,说话声音洪亮,赤脚走在地上“咚咚”着响,不像我一副文弱书生模样。堂爹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的人,没有多少文化,属于那种心直口快,大老粗型的人。我走马上任的时候,村里原有的村干部只剩下小山一人。总支斌书记要我去物色两个人,把班子配齐。按照一个墩台一民村干部的原则,三四组应配备一名村干部,另外物色一个计生女专干。三四组的人选,我第一个自然想到了堂爹。                                                                                我和堂爹是十多年前共患难的朋友。一九九五年,农民负担最沉重的时候,村民们苦不堪言,却个个敢怒不敢言。堂爹天生胆大,率先在三四组向镇里发难,到县政府上访,反映农民不堪重负的实际情况,可应者寥寥。镇干部“枪打出头鸟”,杀一儆百,拿堂爹开刀。堂爹回来后,被镇干部从家里擒出来倒捆住双臂,五花大绑罚跪在村委会门口示众,村民人人恐惧和愤怒,却无一人敢上前劝阻。我闻听后,义愤填膺,不顾一切后果前去松了堂爹的绳子,将堂爹拉了起来,历数村里种种不合理负担实事,镇村干部一时被我大义凛然的无畏气势所镇住,另外也碍于我上面复杂的背景,没有人上前阻拦。经过此事,堂爹对我的胆量和才能佩服得五腑投地,从此成了莫逆之交。

      我动员堂爹出来当村干部时,已是正月尾,堂爹 一家人正准备明后天就要外出的时候。对于我的到来,堂爹一家人任何时候都是十分热情的。但我说明来意后,立时遭到堂爹全家人激烈的反对。家人的反对的意见主要是:村里这么多年的村干部,除了第一届的老李书记让人们至今留念外,再没一个不让人背后甩指头的,不希望堂爹去趟这潭浑水;二是堂爹年纪大了,现在的村干部个个吃喝嫖赌,贪污挪用,不希望堂爹进入到这个染缸里,晚节不保。

      我心里清楚,自己要想真正给村民办点实事,扭转村民们对村干部不良看法,一定要说服像堂爹这样的既年长又有正义感,还在村民门心中有一定的威信,并且和自己同心合意的人站出来并肩上,自己才会有所作为。我默默而又耐心的听着,并不时赞同堂爹家人诉落原村干部的观点,等他们停止诉落,情绪稳定后,我才有条不紊的亮出自己的观点。我先回顾了多年来与堂爹的交情,特别是患难时的经过,让堂爹全家人对我心中充满好感,然后动情的说:“既然这么多年,我们以无法忍受村里这些腐败分子的为所欲为,现在有了机会,为什么不我们来做给大家看看?也好给后面的人做个榜样。人生几十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如果我们有机会而不给村民办实事,那说明我们也是个伪君子!到将来死去的时候,我们回想起今天,也会问心有愧!”

    我大义凛然,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让堂爹一家人良久的默默无语。我知道是时候要离开了。我给堂爹说,希望堂爹好好想想,我明天再来侯信。

    回去时,已是傍晚时分,外面下着蒙蒙的小雨。阴冷的寒风夹杂着细雨,吹打在我消瘦的脸上,让我心里生出无限的豪情与悲壮。刚才说给堂爹的那番话,实在是我心中沉淀已久的肺腑之言。我清醒地认识到,堂爹肯定会答应下来的,但是后面要走的路,却真的充满坎坷与迷茫。有很多的事,往往事与愿违,你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不一定会有满意的结果。凄厉的北风,撩起我额前凌乱的头发,我此时心中仿佛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与使命感。

         

           ……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村官日记之3—表态》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