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月情思  

2012-03-04 19:33:54|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三月情思      (母亲系列集之19)

                                                         文\项见闻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三月,春寒料峭,淫雨霏霏,淅淅沥沥的雨丝绵绵不断。昏暗的平原天空下,田野上星星点点的油菜花在雨中也显得朦朦胧胧,雨意迷离。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曾在三月的春雨里歌颂赞美过春雨。然我却在这个三月的春雨里,心情倍感失落。一个人呆坐在窗前,思虑茫然,望着这无尽的雨丝,惆怅、怀念、孤独、凄清……纷繁复杂的情绪,如同这缠缠绵绵雨丝爬满心头。
       不是我偶尔的情绪不好,只是在这个孤独的雨日里,总会习惯性的怀念起母亲。想起母亲在每年的这个三月里,对我们每个子女的关怀、慈爱和在三月里的愁肠与白发。情系江南 魂牵故里│潘鸿海油画中的江南水乡 -  忆雨紫烟 -  忆雨紫烟的书画评论空间

        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为了让她的六个儿女多念些书,每年的这个初春,儿女的学费便成为困扰父母的头等难事。我那时虽然年幼,不谙世事,却至今记忆犹新。印象中,父亲多严厉,平日我们都不敢多看他的神色,而母亲和蔼,我们总愿意围绕在她身边,聆听她的教诲。每当这种三月的春雨日,生产队还没忙春耕时,母亲总是坐在家里给我们兄弟姊妹纳衣缝鞋。大哥二哥欲言又止的欠缴学费,让低头纳鞋的母亲眉头紧锁,至今想起犹如眼前。

       第二天,父母就把搁置在屋旁边的小船,拖下屋后的内荆河里,当天晚上就荡浆驶向洪湖打渔。记忆中,那时的三月比现在要冷很多。杨柳蓓蕾欲开了,清晨的河面还结着薄薄的冰凌。与姐姐一起到河里淘米洗菜,需把码头四周的薄冰搅散。手触摸到河里的冰水,寒气直透骨髓,冷得浑身直打哆嗦,口里“咝咝”直冒冷气。河边比坡上寒冷许多,在坡上没怎么感觉到有冷风吹,到了河边,北风刮在脸上生疼。才真正体味到母亲平日里所说的:“河风吹老少年人”这句话的真正涵义,那种感觉令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而在那个咋暖还寒的三月里,为了孩子们的学费,整天生活在湖泊里的父母,又该经历多少怎样的苦楚?

      改革开放以后,儿女们相继长大,各自成家,每年的二三月,又开始年复一年的外出务工经商,像一群春去冬回迁徙的候鸟。此时,父母已近花甲。早年风餐露宿,缺衣少食的艰辛生活;披星戴月,日以继夜的勤苦劳作,使母亲过早的老去。病体难支的母亲除了要默默忍受儿女离别的孤寂,比孤寂更痛苦的是惦念牵挂远方的孩子。至今回忆起来,在我们外出的两三年时间里,母亲的满头青丝就白了许多。

       记得也是一个三月细雨飘飞的日子,母亲为我撑着一把油布伞,送着魂不守舍的我到车站。“男子汉要提得起,放得下。”母亲的一声叮咛,让我回过头来,才发觉母亲为了怕我被雨水淋湿,她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已被风雨淋湿透。我满怀疚意的接过母亲手中的雨伞,尽量的撑向她那边,低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风霜已渐渐染白了母亲大部分华发。大巴缓缓驶出车站很远了,我回头想再看一眼又将分别一年的老母亲。北风飘飞的烟雨中,母亲手里拿着那把收束的雨伞,脚步仍然踉踉跄跄地追着渐行渐远的客车!那一刻,我泪眼朦胧,心如刀绞般疼痛……

      多少个与母亲离别的场景,此刻忽然涌上我的心头,而母亲又在多少个孤寂日夜里,思念着远方的儿女,扶栏叨念“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有多少儿女能想起或懂得母亲牵挂儿女的苦心?或许,陈红那首《回家看看》的歌能家喻户晓,红遍大江南北,就是道出了天下父母共同的心声了吧?或许,我的母亲晚年如果能得到儿女们在身边的悉心的照顾,她会还活在这世上吧?

      窗外的雨,仍在泣泣下,淅淅沥沥,如泣如诉。六十四岁的母亲,竟最终没能躲过病魔毒手,含恨离开了她日夜翘首盼望牵挂的儿女。

     春风凄雨何时了,离恨知多少?小窗今日又春风,故母往事不堪回首细雨中!点燃一支烟,看烟雾缓缓的飘散进窗外霏霏细雨,渗透在这朦胧烟雨中,一时间,竟分不清哪是烟,哪是雨,又抑或是泪水。想起晚唐词人李煜的那几句深重叹息和感慨,心中百感交集。索性走进这三月的细雨里,无需打伞,就让这纷飞的细雨淋湿我的全身,淋湿我的灵魂,好让那场春雨中,母亲给我淋湿的肩膀得到一些回赠;就让这丝丝的春雨滴落我的心田,安抚我此刻一冬的焦躁,滋润我对母亲一生愧疚的心情。
                    写于2012年3月4日下午


    
发件人: [烟雨红尘编辑部]
收件人: [项见闻]
时 间: 2012-03-04 19:29:27
主 题: 《三月情思》 精华通知

项见闻您好,此短信是 [烟雨红尘编辑部] 发送于2012-3-4 19:29:27 =========================================== 恭喜您,您的文章《三月情思》内容及行文技巧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被本站编辑列为精华,这是网站作品的最高荣誉。该作品代表烟雨的门面,将永久收录于烟雨红尘原创文学网站,谢谢您对网站的支持,请您继续努力,再创佳作。文章浏览地址为:http://www.cc222.com/article/977182.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