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三万三万,伤心失望  

2012-12-27 14:27:25|  分类: 7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见闻

         

       【原创】三万三万,伤心失望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尼玛自从缆上村书记这点破事后,俺就没省心过。上看脸色下怄气,是家常便饭,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一年上头拿不到工资不说,还贴工贴钱陪笑脸。俺心里这个苦水,真是没地方倒!想想雷锋当年也只是听说做好事,木有听说雷锋做了好事还肯贴钱的。雷锋做了好事,毛主席他老人家还号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落了个好名声。尼玛俺做了好事又贴了钱,鬼都不晓得!有人晓得了,还要骂俺这个苕货,傻逼。

        牢骚归牢骚,谁让尼玛犯贱,搞这个吃亏不讨好的破事呢。

       可烦心的远不止这一桩,就说今儿镇里又布置这个“三万工作队”下俺村来,想想就让人像吃了苍蝇般的恶心难受。

       第一年搞“进万村入万户,访民情送温暖” 。入没入万户,访冇访民情且不说,温暖就别提了。最后倒也跑马观花做了点样子。俺合算了下,两品,俺村里算稍微亏了点开支。温暖虽没送给俺村,不过,工作组长的话说得还算暖人心。这人嘛,老话说的好,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只要你话忽悠得俺中听些,你敬俺一尺,俺就敬你一丈,也就算了。咱枯老百姓天生的本性憨厚,好说话。(其实,尼玛你屁民一个,就算不好说话也不行唦,几时胳膊还拗得过大腿滴?)

        今年春又搞这个“三万活动”。这回的口号是“疏万沟,掘万塘”。信誓旦旦的承诺:每个村民小组将拔付两千元经费,不足的自筹。

          开会时,俺一班村书记是个个聚精会神,欢欣鼓舞,喜笑颜开。去年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旱,一个水袋子县到处喊干叫渴。心想,尼玛这次还不来回真抓实干?!

        包俺村的还是那个工作组,只是换了个文质彬彬带眼睛的组长。来到村里,又是挂牌,又是召开村民代表会议,笔记簿记下了好几页。俺想,这回可能不会光打雷不下雨了。心里偷乐,做梦都想着好事儿。俺逼着媳妇把藏在裤腰带上的一点救命钱都拿出来,又是请吃饭,又是陪笑脸,又是诉村里的苦水。末了,一人还捎上两盒芙蓉王的好烟,指望着这回给乡亲们办点事实,解决下旱涝不保收的问题。

         一个月过去了,影儿都木有。

        两个月过去了,黄花菜都凉了半截。

        俺心里着急啊!不借这次“三万”疏万沟,掘万塘的春风,俺村里来世都不想指望解决几百亩水袋子田的“大雨大渍,小雨受渍,无雨干旱”的问题了。俺陪着小心,又是电话请示,又是上门汇报,又是托人央求,组长终于“千呼万呼始出来”了,可来时“犹抱琵琶半遮面”,阴沉个脸,老大不高兴的样子。俺也顾不上这些,带领村一班子人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背后,点头哈腰,装烟点火,笑脸作陪。和会计三娃子说的一样,尼玛俺老爹生前俺对他都没这么好过。为了讨一点帮扶资金,尼玛真把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完了!把他请到馆子里好酒好菜,好话说尽。末了,又是人平一包好烟。

        俺村是个“穷出血来没片子揩”的穷村。前后花了俺两千多银子啊!俺一班人心痛的真想抱头嗷嗷痛哭。

        还是俺坚强些,俺整理好情绪后,这回好歹也学回领导口气,拉腔拖调的安慰大伙说:“同志们~~做大事者要不拘小节。俺们要坚信上级党组织的英明和领导。现在花一点小钱,今后就能为乡亲们带来更多的福利,是值得的,啊~~

         大伙这才勉强转悲为喜。

        俺自个儿也是天天伸长了个脖子,盼啊盼。打个不恭的比喻,尼玛真像团鱼望儿。

        眼看“三万”过几天就要结束了,还泡儿都木有。正在俺垂头丧气之时,接到会议通知,要会计三娃子带好公章到“三万”工作组办理挖万塘的补助结算。俺一面额手称庆,一面心里乐得开花,忍不住哼唱起来:“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你说出的话呀,从来很算话……”

         会计三娃子从镇里回来,像打死解差似的,焉头耷脑。

         俺忙问咋回事?

       “尼玛逼我们打领条做假账,按一个组两千元,我们村九个组合计领了他一万八千元补助款,钱半分都没有,领条倒给他们去报账了!”

        三娃子这家伙说的时候,唾沫飞溅到俺脸上来,俺哭笑不得的擦了好几遍,看他那神情,就好像是俺麻骗了他钱似的气愤。

        俺那个伤心和失望啊,尼玛,连想喝农药的心都有!

        今天,又通知开会。会议的主题是布置新一轮的“三万”工作。主题是“进万村,洁万家”。几个支部书记当场就嚷嚷起来。俺始终没吭声,用鄙夷的冷眼瞅了下文件,碰得懒得碰它,出了会议室,俺就把文件丢到了垃圾桶里。有几个支部书记把文件揉成一团,砸到地上还不解恨,又用脚狠狠的踩上一脚!唾上一口沫:“呸!”

         尼玛,这“三万三万”,实在是太令人伤心失望!

 

            记于2012年12月27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969)|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