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当代诗人论新诗  

2011-09-09 11:34:06|  分类: 文学写作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当代诗人论新诗

                          项见闻

【原创】当代诗人论诗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注:爱好文学多年。最初爱好文学,是从喜爱八十年代的一批朦胧诗人诗作而起步,至今仍对北岛、舒婷、顾城、海子、江河等人诗作记忆犹新。中间虽然间断十多年,但对新诗一直情有独钟,念念不忘。现在拿起笔已不敢再写,因为自己早已落伍于时代,跟不上诗歌发展的脚步,但自诩对新诗的欣赏水平还略有一二。今年6月初开博,也涂鸦一二首,多遭非议,由此诚惶诚恐,更加不敢尝试写新诗了。心里一直很迷惑和苦苦思索这个问题:新诗到底该怎么写?甄别新诗的好坏标准到底是什么?

          今天有幸在网易《新现代诗集》圈子里,读到自己佩服的当代诗人一帆的诗作,又看到一位自称农民的朋友,与诗人一帆的一席对话,共同探讨新诗的发展方向。读后感觉获益匪浅,不忍自己一人独享,在未得到一帆诗人和那位不知名的高人许可下,将其整理出来,与爱好新诗的朋友们共享。希望一帆诗人看到后,能得到他们的谅解,原谅一个新诗爱好者求知的急迫心情。

                                  记于2011年9月8日

  黄叶 (引用)

     诗  ∕一帆 


其实我一直在完善自己,
包括那抹色彩。
我努力地伸展、流浪
试图跨越那道沟坎。
 
我大声地哭!
我疲惫地奔波!
我不知疲倦地捡拾、或者
丢弃一些信仰。
 
我也默默地在心间勾画,
明天的影子。
比如在历史的版面,
给自己挤出一个名字的宽度。
 
春花落了、秋草黄了!
当红叶纷纷抱团取暖,
蓦然发现,我孤零零地站立街头,
只是一个旅人!
 
学一片叶子吗?
随着季节青黄。
不过请从脚的部位,
向下延伸。
 
如果你能汪洋成大海,
或者站立成高山,
我愿在你的怀里憩息!
 
 

秋雨赋(外一首)

 

这个季节只剩细雨的飘零

我站在临风的窗口

风渐渐变凉。一切以谢幕的方式挥别

 

一群鸟穿过风雨

收索夏最后的暖意

萧萧落叶惊不醒饥渴的追讨

 

有些人说走就走了

熟睡的梦

跨不过灾难人为的摆设

 

当疼痛达到极致

我不哭喊,也不流失

我只是让那份凉意渗透骨髓

 

依旧慢条斯理地滴落

夏天走了、落叶黄了

我等着那场雪的覆盖……

 

 
09-07 16:35
                      t urn-transcend评曰
:  诗永远走在思想前面。所以我才看你们。20世纪就一海子。他26岁就走了。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我们不走,因为我只看到黄叶!那些生命的真谛,一帆没有悟透【原创】当代诗人论诗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虽然明知现代诗的可悲,我依然向前,等待你的“刺刀”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展开神性之维,我以为是第一重要的.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诗歌讲究悟性,我们这个时代离诗歌境界太远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我以为到了出大诗人的时候了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 他得有佛的境界!”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诗与真。好像是歌德的一个随笔。但歌德是分裂的。王国维先生人间词话,有“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融诗词一体,乃现代诗人的使命。
       什么是佛呢?若心中有佛还有自己吗 ?            
       佛之境界实无所境界。

       你的诗已经不错。是我挑剔了。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诗人不应该有自己,他应该心怀天下苍生!!!
      诗关键要言之有物,带有时代是使命感和归属感.....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诗中要有我与无我。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当今世界,心的冷漠尤甚!而诗歌的使命首先应该唤醒麻木的心,促人向真、向善,然后逐步回归原始的本真......
        爱之深,才能恨之切!我们如果把诗歌当成自己的生命,我们只能在路上,不断冲刺、不断完美......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先生还是不理解诗的使命。某人不才,容以后写《时代与诗人使命》一文。近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这个才读先生的诗。目前我没有其他途径了解中国诗人。

         无所谓冲刺。自成一世界。

         哪里冲呢?又有何可刺?这个杂碎的时代根本不要管.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也许个人的局限!也或者诗歌应该超脱,静候朋友的命题!!

        无我吧,一花即道!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谢谢。谦虚。喜欢你!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我们有个共同点:有一颗赤子之心!愿闲时共叙桑麻。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若无赤子之心何以为诗?诗在走向源头的时候到达未来。在下只是一无知的农民。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深山出俊鸟,幽谷闻兰香。一帆也是农民出身,网易目前风气也很不正,吹捧成风,认识朋友,高兴,祝中秋快乐!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谢谢。祝先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先生读过海德格尔晚年论诗人使命的文章吗?我们须反思中国人的世界何以如此频繁地走向溃败的根源。诗需要更时刻的反思。倾听,到目前为止,还是头等重要的。首先要学会倾听。孔子曾言,60而耳顺。耳顺是倾听的基本前提。严格地讲,倾听是诗人的使命,诗人听的最远,最本真,唯诗人可以深入到无所保护之境地本真地倾听。然后给本真地听到的传达给民众,使民众进入保护。诗人是民族的保护着。通过神性的倾听以实现对民众的保护。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是呀,我们是应该倾听!倾听那些无所保护的最原始的本真,并传递、保护我们的民族,愿我们共同努力.....

                    n-transcend 回复 turn-transcend
        诗需要更深刻的反思。倾听需要存在的勇气。耶稣说,不要体贴人的意思,要体贴神的意思。孔子六十而耳顺的根本意思,后人似乎一直都不真正明白。什么是耳顺?为什么到了垂垂老矣才耳顺?耳顺为什么如此困难?结合50知天命,应该可以看出,夫子六十对神性言说不再有任何忤逆感,因为神性言说与人的言说是绝对不可通约的。这种不可通约性一直是各种神学的原初动力所在。夫子正是突破了人言与神性言说的界限,才有70的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个矩才是人的本质。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与阅历的丰富不断提高吧!先人的哲学我们往往望尘莫及,这就犹如我们走在道上,路边的景色迷人,我们大多沉迷表面的风景,而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放下和得到永远是一个矛盾,知天命、耳顺、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是一种形式吧,如果我们窥破了那薄薄的一层纸,我们可能会道破天机......
                 turn-transcend
        我的期望太高。你们的步伐为什么不能快点呢?也许我来的太早。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网易中不乏优秀诗作者,一帆凡人!!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不好意思。我对诗无所谓懂。记得幼时一老者,吟李白诗手舞足蹈,真爱诗者。懂不一定爱,爱不一定懂。呵呵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把诗歌写到作者心中,是诗歌的生命,晦涩或粗浅都是诗歌的大敌....
               turn-transcend
      但你们实在太苍白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也许吧,这个社会除了黑白,其它都是虚无的影子......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在中国诗人只是弄臣。但可悲的是诗人以此为荣。比如李白,所谓诗仙。近现代更不要说了。恶心!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真性情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也许因为都在迷雾中吧,有些诗歌确如朋友所言,它们都是毒瘤!
                 turn-transcend
      鸡零狗碎。允许我这样说。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我们都在捡拾!相对那些红花,一帆更喜欢你的直白。有点山东汉子的血性。

               turn-transcend 回复  一帆
     挂一漏万。就读了兄弟几首大作。恐以偏概全。抽空认真拜读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识人难,认知自己更难,现代诗发展至今,诗人的悲哀!一帆只愿做诗歌的铺路石,为他人趟出一条道。
                 turn-transcend
      时代关系。因为时代的幼稚,你的粗糙有情可原
                一帆 回复 turn-transcend
      也许吧!一帆依然想努力走到时代的前头......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