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的菜地  

2011-09-21 13:57:11|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母亲的菜地   (母亲散文集之16)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项见闻


   母亲患病之后,我再也吃不到自家地里鲜嫩可口的蔬菜了。餐桌上的菜,都是从街上买来的,不知是心理感觉上的作怪,还是买来菜本来就不好吃,嚼在口里味同嚼蜡,苦涩难咽,怎么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清甜滑嫩的感觉,由此更加心痛和担忧起母亲的病情起来。

   清晨的那抹斜阳透过稀疏的枝叶,涂在母亲满是皱褶的脸上,让母亲的脸色显得愈发的苍黄与衰老,岁月的沟壑,在母亲脸上纵横交错,一如此刻树枝上带霜的黄叶,摇摇欲坠。

   我不忍心再看母亲的面容和这枯黄萧瑟的树叶,就搀扶着母亲的手臂,到房前屋后去散步,希望借助早晨的清新空气,来转移缓解母亲的病痛。

   没迈出几步,就听见树枝上鸟儿传来清脆的啾啾欢鸣声,但我却已失去欣赏的心情。经过自家的菜地,母亲停下了脚步。她看着荒芜零落的菜地里杂草丛生,蔬菜稀落凋零,母亲眼里满是怜惜和责备。我心里一时好生内疚和惭愧。我知道母亲现在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我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言辞来安慰她。我深深理解母亲对这块菜地的感情。母亲一生没进过学堂,不懂“之乎者矣”,但她能读懂土地的絮语,明白庄稼的喜怒哀乐。

   这块菜地离家只有两百多米,母亲在这里来回走过的路程,难以用数量来记载。菜地与家之间,被母亲长年累月的脚印踩出一条深深浅浅的小路。即便母亲病了一年多,小路再少有人来往了,荒草也不敢向前逾越一步。

   弯弯曲曲的小路,像一条岁月的绳索,深深地勒进我的记忆里,绞疼着我的心。当我们兄弟姊妹坐在温暖舒适的教室里,憧憬自己未来的华章时,母亲却在烈日酷暑或寒风冷雨中,担当自己肩上的责任。

   多少次上学的路上,看见母亲挑着粪桶,沉重的担子压在母亲单薄瘦弱的肩膀上,母亲脚步踉踉跄跄,身躯摇摇晃晃;无数次放学归来,总是见母亲蹲在菜地里拔草锄地,洒水施肥,手中那把坚硬的铁锄,在与土坷垃的摩擦碰撞中,磨损的越来越小。数十年的岁月里,母亲换了多少把镢锄,我都已记不清了,印象深刻的是母亲手掌,那厚厚的一层老茧,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中。母亲从没有说过苦和累两字,每次桌子上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着她种的菜,母亲脸上便会露出欣慰而又灿烂的笑容。

   记忆里,好几回我感冒了或是胃口不好,母亲总是将菜夹到我的碗里,一个劲地叮嘱我多吃点。此时忽然的想起,宛若眼前,心头倍感温暖。

  “以后有空要把菜地管好。只有懒人,没有懒地”。 母亲的话让我回过神来, 我挽住母亲的手说:“我和您还往前面走走吧。”

   我怕菜地引起母亲的惆怅,其实我更怕母亲的菜地勾起我更多的回忆和伤感,只好转移视线。母亲当然不会明白我此时心里的感慨万千。她没有再说什么,随着我一同慢慢向前漫步。

   深秋时节,早晨的气温略带些许的微凉。漫天的朝霞飘舞摇曳,宛若仙女舞动的彩带,景色蔚为壮观。彩云染红了清澈的内荆河水,云水相映,相互生辉,映入眼中,格外的绚丽夺目。

   我知道母亲以后再也没有时间来种菜地了,我知道母亲仍然深爱着这块菜地。我知道这是古往今来,千千万万中华民族的母亲们共同的愿望,无怨无悔的选择。

   谁家一把磨损的镢锄遗弃在篱笆边,锈迹斑驳的镢锄,静静地斜倚在篱笆墙边。我恍惚看见这是一位老去的母亲,岁月风蚀了她曾经强壮的身躯,漫长艰苦的劳作,摧毁了她曾经拥有的青春。谁还记得她当年付出的艰辛与劳累的意义呢?还记得她当年垦荒种出的疏菜,那甘美清甜的滋味呢?她曾经掘出的蔬菜是柔嫩的,可是人的心肠有时侯,却比镢锄还硬。这把遗弃的镢锄,多么像当今许多孤苦无助的空巢老人,而遗弃她的主人,又多么像那些摒弃天良的儿女。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

   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

   母称儿干卧,儿屎母湿眠。

   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

   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 

   我心里默默念着这首古诗,手更加挽紧了母亲的手臂。

   一阵清风拂过,路边的菊花们摇曳着身子,散发出一阵诱人的清香。树叶轻轻地飘落下来,仿佛要投进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又像一只只彩蝶,在空中回旋飞舞,黄色的树叶把道路披上一层金色的地毯。

   搀扶着母亲,一起缓缓的散步在乡间小道上,我的心情始终充满沉重。回转时经过母亲的菜地,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我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经营好母亲的菜地,珍惜好母亲用过那把磨损的镢锄。


 

                                   写于2011年9月21日午后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心灵港湾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