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秋收时的回忆  

2011-10-03 09:37:52|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系列散文集之18)


        ⊙项见闻  

      

【原创】   秋收的回忆 (母亲系列散文集之18)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九月的平原,黄澄澄的稻穗在秋日淡黄的阳光照耀下,仿佛天与地也融为了一体,满眼的金黄。秋风吹拂,稻浪起伏,蔚为壮观。

     老人们素有“三春不如一秋忙,谷不进屋不算粮”的谚语。言简意赅,反映了秋收时节乡亲们火热朝天的农忙情景,和秋收时天气的瞬息多变。在这个多风多雨的季节里,乡亲们掐着指头盼叶黄,辛苦赢得来的丰收如不及时抢收进粮仓,就有可能被突如其来的雨水损耗。所以老人们总结的还有一句:“一年辛勤在于秋,粮不入屋不算收。” 强调秋收时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只是时代不同了,科技的进步,生产力的日益提高,千百年来在劳动中总结出来的农谚也像村头打谷场角落里长满青苔的石磙,逐渐被人们遗忘了。现在,自动联合收割机取代了二十多年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人工收割。乡亲们谷子长在田中还没成熟,便有人早早上门套交情,揽生意,联系收割的事情。到了需要收割的时候,田主人站在田埂上背翦着双手,悠哉游哉指点装车就行了。乡亲们看着沉甸甸的谷包堆叠的山样高,一个个眼睛美得笑眯成一条缝。想想二十年前秋收时,父辈们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卷裤脚,掳袖子,全家男女来少齐上阵的场景,真令人感慨系之。         

    我们家九口人,弟兄姊妹七个,是村里少有的大家庭。还没分单干时,只有父母和我们兄弟上面最大的姐姐美娇三人参加劳动。家中年年超支,入不敷出,愁容常常写在母亲脸上。但不管怎样艰苦和贫穷,父母始终坚持让我们进学堂念书。我经常听到父母口里念叨的一句话:“积钱不如积德,买地不如买书”,并鼓励我们发奋努力的读好书和做人要多行善。至今父亲经常念叨的一句“一字值千金”,仍清晰在耳。父亲一生要面子,凡事不肯落后于人,由此性子急躁。有他在家的日子,我们说话做事需格外的小心谨慎,稍有差迟,便会引来父亲严厉的呵斥。八十年代初,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人均一亩三分田,我们家分到了不足十二亩地,但父母亲仍很知足。母亲心情宽豁了许多,父亲也很少动辄发脾气了,家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暖和起来。而秋收时的紧张,却是终身的难忘。

    雨过天晴,露水在秋阳的照耀下,还在稻叶尖上泛着晶莹的亮光,母亲便早早地做好了饭。我们小几个正好是星期天,便随着父母一齐下田收割中稻。秋日八九点钟的太阳,令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赤脚踩在地里,凉嗖嗖的寒气沿着脚心浸透全身,不禁让人打个冷颤,皱着眉头迟疑着好半天不想下地,可是父母亲像根本就没有秋凉这回事似的,已经“唰唰”的放倒了身边一大片稻子。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咬着牙下地,不一会儿,竟也不感觉到冷了,只是衣袖裤脚都被露水打湿了半截。

    稻子全部割完了,要等它晾干,再开始捆扎、搬运、叠码 、铺场、磙碾、翻叉、收草、脱壳……十几道工序下来,才变成了谷子,再被父亲用箩筐一担一担地挑回家中。家乡老人们有句流传下来反映秋收忙的俗语,“丢了杨叉就是扫帚”。意思是刚放下这事,马上又接着干那桩。我想这句俗语一定是根据打谷场中的情景得来的。牵着牛赶磙碾稻的父亲,几圈碾压完毕,母亲就要用杨叉把稻子翻过来,父亲的牛磙到了身后,母亲赶快避开丢下杨叉,捡起扫帚扫散落圈外的谷子。简短的八个字,生动的反映了秋收时,打谷场上繁忙的景象。现在想起来,儿时吃饭时,父亲让我们把碗里每一粒米饭全部扒进口中,不许浪费。父亲说糟蹋粮食会被雷打的,我懵懵懂懂不解其意。看见父亲严肃认真的神色,还是听话的把碗沿边剩下的饭粒扒干净。后来上了学,读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虽然知道“一粟一粒皆来之不易”,但还是停留在理论的概念中。跟着父母下地劳作的切身感受,才真正体会到粮食的来之不易,真正体会到父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

    刚上初中那会儿,晚上放学回来没饭吃,知道父母都在田里抢割中稻,为了让母亲腾出时间早点回来做饭,寻了一把旧镰刀也去帮忙收割。夕阳渐渐落下地平线了,还有两厢稻子没割完。我很了解父母的脾气,不收割完是绝不会收兵的,而我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但不敢有怨言,父亲脾气不好,随便开口说的一句话,便会遭来训斥。终于在夜色开始朦胧时,与父母胜利会师了,心里一阵高兴,奋力地挥下最后一镰刀,小手指猛地剧痛,缩手一瞧,早已鲜血迸流,镰刀划开了左手小指头好大一块皮,剧痛钻心,双腿打颤,额头上冷汗直冒。母亲忙用镰刀割下自己的衣襟,顺手在稻田边采摘几片草叶在手掌心揉碎,敷在我小指伤口上,帮我紧紧包扎。

    我的小手指现在近似半“残”了, 指头的功能虽还存在,只是前一截已弯曲变形。小指头的“沧桑”见证了那个时代父母劳作的艰辛,母亲的给我包扎伤口时,焦急心痛的目光至今也深深的烙进我的灵魂。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转眼间数十载过去了,许多记忆已渐渐淡忘。打谷场与石磙也不复存在了,但秋收时的一些往事,却萦绕于心怀,如梦似歌,牵动着我对早已逝去的父母亲缕缕怀念。 

            写于2011年10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