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网络忘年交  

2011-08-12 19:15:16|  分类: 3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网络忘年交                            (身边的感动之4)美图欣赏3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文  ∕项见闻

               人一生中,总有许多的感动,令我们终生的难忘;总有许多人生路上的知己,给予我们力量,让我们心中时常充满动力、激情和温暖。

    我一直以为,我只是一个农民,不会有太多的朋友,让我在心中值得珍藏。即便有朋友,也应是“物以内聚,人以群分”,皆如我类的农夫樵子。古语也说得好:“朋友易得,知己难求”。可我虽然是一个农夫,身上总没有一些农夫的样子,不伦不类,如“四不象”。家乡与我年龄相仿的伙伴,都把我作“怪物”看,我也乐得个逍遥清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除了几个教书的挚友,下围棋的棋友,已经再没有什么“有”了。今年待在家,只是想给逝去的母亲写一点纪念的文章,开始一直是用笔写的,后来拿给我县《荆江文学》的主编,张俊论老师看后,他告诉我在网易开博客,其时,已是6月2日。由此开始慢慢的写博,渐渐地步入文学的道路。在网上与作家依凝认识,承蒙依凝的抬举,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也顺理成章的成了《沙柳文学》的网络管理员,得以认识更多的文学朋友,我也没放过向这些才华横溢的文学朋友们学习的机会。

    依凝教会我怎样评点圈内日志后,去参加她的作协会了,我慢慢的徜徉在百家之长中,网络上的日志纷繁复杂,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少有我喜欢的文章。很多时候,阅点的直打瞌睡。(俺是一个农夫,下此谬论也不怕天下豪杰唾液淹死!呵呵..)忽然一天,看到一位老先生的博文,博文内容图文并茂,全是关于当今民生真相的真实写照,辛辣尖刻,却又幽默风趣,我一下精神陡涨,读后忍不住留言:“ 您的忧国忧民之心见闻衷心钦佩!作为文人,必须肩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就像鲁迅先生当年一样,先学医,是为诊治国人健康;再学文,是为拯救国人灵魂。见闻愿意像您一样,为国家,为民生,尽一份自己的微薄之力!”

     不久,老先生就以诗的形式,回复我:

     感谢先生的支持!

     其实我没有多么高尚,

     也承担不起更多的责任,

     只是害怕将来我的子孙后代,

     看不起他们的先人,

     只好尽自己的能力,

     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声音……

      读后,我心中良久无语而感动。随着我写的《母亲系列集》在各个圈子收到朋友们的好评,我开始飘飘然,忽然萌生了向中国作协进军的狂想,于是,点击了中国作协的网址,提交了申请,第二天,刚好是这位老先生给我回复:“朋友您好!《中国作家协会》根据您的申请,慎重地考察了您的博客,考察结果为:您有很好的文笔和创作热情,但目前尚未达到作协入会要求。请不要灰心,请继续努力,《中国作家协会》将继续关注您的博客。祝好!”,并留下达到入会标准的参照条件,好让我对照。

    我才知道老先生原来也是作协的人,心中更加充满了敬慕之情。由此更加关注起这位老先生的博文起来。一来二去,我们成了博友,老先生会天天登访我的博客,他那独有的图像总是每天留在我的博友访问前面,我知道这是老先生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我的成长,我因此更加的努力了。

 一天又去浏览先生的文章,置顶的一篇《谢谢您,我的朋友!》。引起我的好奇:

“一位根本不相识的朋友,几乎天天以我的名义登录我的网易博客……昨晚,朋友告我说,没有办法就只好关了您的博客了,否则造成对朋友的危害怎么向朋友交代?我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的损失倒在其次,要是以我的名义伤害了朋友,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去了!这是我最最不愿看到的!昨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了一晚…”

     我读了后,心中好生感动!应该说,每个博友的每篇博文,都是作者用心血、时间、感情浇注而成,何况老先生以过花甲之年写成的文章,又是出自大家手笔,该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可先生竟为了不伤害朋友的感情,而不惜关了博客,为人之诚,其情之真,可见一斑!为了不让老先生贸然真的关闭了博客,损失了珍贵的文章,我安慰他说:“您说遇到的高人,应该是网监部门的人。一般而言,只要不发布反动,蛊惑言论,他是不会轻易伤害他人一草一木的。”

     先生回复说:“呵呵!那是我原来的老博客上发生的怪事……”

     我怕老先生难过,又安慰道:“ 呵呵,老先生好!很多事情心知肚明,却只能望洋兴叹啊!但是社会的进步,人类文明的发展,从来多是靠那些少数精英,先知先觉来推动的,历代如此,历朝如是!”

     这下又激起了老先生的精神:“言之有理。感谢来访!欢迎常来指导!”

     看到先生说要我常来指导,我心中诚惶诚恐,恐自己言辞不当,人微言轻,惹得先生不快,我忙回复道:“老师客气了!您要是说指导,晚辈见闻再也不敢说话了!只是和您性情相投,才敢在您这胡言乱语而已。还请您多原谅!见闻一介草民,胸无点墨,空有爱国忧民心而已。指导二字,您折杀我了”。谁知老先生正言道:“用心交流,才是朋友的真谛,非常欣赏您的坦诚和睿智,愿结忘年交!”                                              

     见我半天不搭话,老先生马上又留言道:“一字能赏亦为师,八斗惜舍也无能!”

     我再也呆不住了,立马回复说:“谢谢您的高抬!见闻愿长在您身边,时常聆听您的教诲与鼓励。虽然我不知您姓甚名谁,但我已从您的文章中读出了那一份从容大气,和忧国忧民的拳拳赤子之心!为文为人,见闻都要时刻向您学习!”

    “教诲不敢当,鼓励是一定的!只要不怕我骂你就行! 姓啥名谁不重要,爱啥恨谁要分明。”

     我说:“能经常得到您的“骂”,是我的福气,求之不得!呵呵,见闻双手献茶您喝!那就是说您答应收我这个学生哦?”

   “谢谢!不是收学生,而是交朋友。对了我前几年写了一篇《朋友》,不知从老博客搬过来没有,一会我找找。”        

     我又回复说:“ 您说的对,姓名本是一个人的代号,就像树叫树一样,人的名字和这个有什么区别呢?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有名字又有谁知道他呢?就像藏克家写的诗一样“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学生的观点对否?”

 一会先生又回复道:“您这样认真,我很高兴!那篇《朋友》找到了,那是我的交友观点,您不妨看看,以便了解我”

  我按照先生复制的地址,找到了那篇文章《朋友》,连夜读完,先生把“朋友”二字诠释的很透彻,我心中豁然开朗,便引用先生的原文给先生留言:“朋友,就是要相互鼓励,相互规劝。要做就做善友、诤友、兄朋弟友。……懂了您的意思,愿与您做一个善友,诤友,兄朋弟友,呵呵!”。第二天,先生留给我一双握手的图标!

      温州高铁事故后,我像往常一样,又浏览先生博文,先生见到我浏览的身影后,又给我发来信息:“此文图片打开难、找底忙,累坏朋友,无以为偿。在此说一声对不起了,敬请原谅!”

     本来看了先生图文资料后,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高兴不起来,先生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情,及时发来的诙谐幽默短信,却又令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知道,老先生作为文者本人,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为了让他高兴,我又回复他:“呵呵!您的文章最香了!我最喜欢看!您的作品我是仔细看完,并唯一五星推荐的!”

    “呵呵!忘了告诉您了,我的日志千万别真的向系统推荐!那样会白白浪费一个系统推荐指标!每个圈子向系统推荐的指标是有限的,而系统选择向圈子首页和网易首页推荐是有选择的,一般都是娱乐八卦和能吸引眼球的作品。我现在的作品系统根本不可能选用,所以推荐也没用,徒然浪费指标!只要点了星,圈友能看见就行了,这绝不是客气,切记”

     我回复说:“见闻点阅日志和别人不一样,我不管他是谁,名气有多大,1:我只看文章,对事不对人;2:我只看文章的质量,看文章是否具有鼓舞了,感召人,启迪人的时代意义;是否具有鞭策丑恶,揭露阴暗,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作用。那些无病呻吟,为文而文的作品,即便辞藻再华丽,我也不无星推荐;那些名气再大的作者,在自己简介里标榜自己发了多少多少的文章,我都不为所动。和您的博文中写的一样,我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您说呢?” 发出信息后,我一看,傻眼了,打错了好几个字,还未等我来得及解释,先生的回复就来了:“支持你的观点,也同意你的做法,但是在我的日志上不要浪费指标,这是实话。有些情况你不了解,网易系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记住,我真的不是客气,自从我的原博客被封之后,我的文章绝不上网易博客首页或网易首页。”

      我忙更正道:“是五星推荐,不是无星推荐。呵呵!还有一点须向您汇报,我是一个马大哈!经常出错的。呵呵…您说的见闻明白了,谨记!只是心里感到沉重,更觉得任重而道远!“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厉!”与您共勉!”

      先生留过来一个大指头的图标,表示赞同。

      有一天,已深夜12点了,我又在浏览老先生日志,读完后,留言向他问了好。一会老先生就回言过来。我忙回复说:“谢谢您为历史保持真相!谢谢您为推动中国社会文明进步所做的努力!向您致敬!”此时,  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老先生回复说:“今天只说两个字——感谢!”

     也不记得是哪天了,我在阅览了老先生博文后,我很担心老人身体是否吃的消,便留言提醒他:“您每天都发表大量的博文,篇篇都那么高水准,高质量,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千万不要累坏了身子啊”

     先生一会有消息过来说:“  呵呵!老骨头没什么大用了,粘粘贴贴为大家方便一些罢了,劳您牵挂,谢谢!”

     我读了后,心中充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动,忙回复他:“您千万别这么说,姜子牙七十才为相,温总理也七十了呢,只是人家都有御医。所以忙归忙,您也要注意劳逸结合,保重身体,作为朋友,时时提醒您,是一个好友应尽的责任.见闻还和您有约,争取在您的鼓励下,参加作协呢!”

    “谢谢!感动!我会注意的……”

     在和这位老先生短短几个月来的交流中,我们已经成了真正的忘年交,每一次读完老先生的博文,我心中便多一份感动!灵魂便会受到一次庄严的洗礼。

     今年八月初,老先生发表了一组反映民生疾苦的图文,我读完后,心中感慨万分,我点了系统推荐后,实难掩心中的激愤,另留下“非五星推荐不可!”的留言。一会,老先生给我回言:“千万不要五星,您怕小管看不见啊!”我说:“没事的,您的文章我能看见,这说明他们已经认可放行了.否则,根本就见不了光的.不信,您试着写一小段里面含有“独裁”等字样的话,系统马上就自动回复您,发布不出去的.我也很纳闷,为什么您的文章能得到许可,我想有这么几个原因:一,网警已掌握了您的基本资料,您本质是一个爱国爱民的正义人士;二,您的知名度很大,随便封博,会引起公愤;三,您的博文并未具有攻击党和政府的言论,不是属于造谣蛊惑,无中生有的言论。国安里我有朋友的,这些我懂一点。”

     “您说的有道理,但他们还是时不时地屏蔽一下,以示认真负责。呵呵!我理解他们!”

      我回复说:“大小执政者,都各自有着自己的难处,中国民族多,人口多,国情复杂,国内“众口难调”,国外“挤压卡妒”,这是事实。但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从来都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都需要那些社会的精英们来无私无畏的推动他,古来如是。网监也是高素质的人才,只是所处的立场和我们不同,他们也会分辨是非的。 中国如果能多一些像您这样的精英,社会进步就会快许多!农夫之见!供您一笑!呵呵...”

     “感谢朋友的鼓励!我非精英,只是不甘沉默的一介草民,能为民主自由理念的普及宣传尽一点微薄之力,不怕愧对后代子孙,足矣。”
      先生回复的话,一时让我热血沸腾:“见闻牢记您的话:‘尽一点微薄之力,不怕愧对后代子孙’!多么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向您一样:做一个“不甘沉默的一介草民,能为民主自由理念的普及宣传尽一点微薄之力,不怕愧对后代子孙”啊!”

     在先生这篇博文中,有一个网名叫“一凡”的朋友,给先生留言道:“让我们互相监督:做个好人,做个快乐的人,做个有脊梁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好吗!?”。我看了心中感动万分,引用他的原话给他留言:“欣赏这位朋友说的话!“做个好人,做个快乐的人,做个有脊梁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向您致敬!”。

      老先生一会复给我:“让我们互相监督”!

      这一刻,我心中泪眼朦胧。

                                     写于2011年8月12日

本文已发表于《萌芽文艺》2011年第9期和《烟雨红尘文学网站》
转载请注明出去,否则须承担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