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五弟剑虎 (2)  

2011-07-23 14:21:57|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五弟剑虎 (2)                 《母亲系列文集之9

                               风雨中一起走过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 项见闻           

 

             .   

    童年的生活,就在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时光里,悄悄的流逝。
电脑知识

    恍惚之间,四弟五弟都上了小学,家里的经济情况却越来越糟。随着上面两个嫂子相继的走进家门,家里地少人多的情况开始凸显。洪湖早已封湖,不许打渔了,一生勤劳的父母,此时一筹莫展。父亲常常借酒消愁,母亲头上新增些许的白发。

   由于家中的情况始终难以得到改善,父亲的脾气变得愈来愈焦躁,常常稍有琐事的不好,就会暴跳如雷。我这个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的“中坚”,成了离父亲最近的受气筒。三天挨打,两天挨骂,成了家常便饭。倔强的我和父亲赌气,以刚读完初一而弃学的代价,来抗议父亲经常的无故打骂。我的弃学,间接地减轻了上下哥哥弟弟们的压力,父亲由于心痛成绩一直优秀的我,而心生疚意,脾气渐渐有所改善,对我不再无原无故的打骂了。

   学校会时不时的以各种名义,向五弟收取一两元的资料费,但家中凝重的气氛,常常让五弟开不了口。五弟只好焦急的说给我听。我十分了解家中的拮据,便抽空去稻田间的小沟里,“踩”来泥鳅鳝鱼,卖得几块钱,赶快来递给五弟。钱虽然不多,每次只有一元,两元,可我每次都能在五弟接钱时,读到了他童稚的眼中,不应有的沧桑。

   初中毕业,成绩优秀的五弟也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一个人独自离家打工去了。母亲为此常常暗暗垂泪,脾气焦躁的父亲变得沉默下来。                                 

   五弟离家的日子里,我感觉到每一天的时光,都被拉得很长。身边虽然还有四弟,可是再也没有了当初用棍子打仗的开心感觉,忽然觉得身边变得很冷清,自己变得很孤单起来。落寂的我,将头埋进书堆里,开始没日没夜的苦读自学,常常不知不觉就到了天亮,第二天又跟着父母下地干活。有时稍有精神不振时,又会招来父母的责骂。

                二  .
美图欣赏3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一九九年冬月十一日,为我们操劳一生,勤俭一生的父亲,带着满腔的遗憾,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父亲是上午坐在堂屋的火盆边,交代好了一切后事后,从容去世时。父亲去世时,只有母亲,妻子和我在身边。因脑溢血瘫痪在床三年的父亲,这天忽感身体不支,艰难地把母亲和我叫到身边,说:“柳妑,我不行了,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剑虎,没能把他渡上坡,你叫他不要怪我,我是大限来了不由人哪,你一定要把虎子安置成一户人家…”。(注:江汉平原的父母们在儿女面前,习惯把自己比喻成摆渡人,儿女成家了,视为渡上坡了。)

    父亲去世时,双目始终未能阖上,我知道他是在牵挂着自己的儿女们,特别是还没成家的五弟。其时,五弟正孤身一人在浙江温州鞋厂打工。五弟九五年就只身一人去了温州,那时他还是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开始给人家做学徒工也没人肯要,五弟就从杂工做起,本分的他,勤勤恳恳,吃苦耐劳,一连几个春节都没回家,终赢得老板的信任,开始培养他学技术。九六年时,他一个月就已经拿到了五千元以上的工资。五弟将辛苦赚来的钱,除了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外,其余的都寄给了父母保存,可怜父母以为自己还能为五弟打拼多年,却不料一下病倒,五弟几年积蓄,顷刻一空。

    办好父亲善后,衰败的老屋又陷入无边的寂寥中,鸟雀在茂密的树枝上的清脆叫声,更加反衬出老屋周围的孤寂和冷清。残阳如血,晚霞映红了半边的天际,老屋后面的内荆河水,红色的波光粼粼,却丝毫点亮不了我和五弟灰暗的心情。散步在刚好两脚宽的小路上,我们心中都感到无限的凄凉和悲惶。父亲这几年虽然一直是我们在供钱他生活,但每当我们在外遇到坎坷时,想起父母来,心中都会有一种厚厚的依靠和温暖感,仿佛父母就在遥远的老家翘首期盼,寄语殷殷,使我们时刻不敢惰懈,而必须振作起精神来。现在父亲忽然的永别,我们心中一下子像被掏空了似的,感觉背后空凉凉的,失去了依靠和屏障。直至此时,才明白“父爱如山”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只是幡然醒悟的太迟!

    我和五弟都清醒的认识到,眼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将老屋迁移,以一个崭新的面貌扭转家庭的形象,完成父亲未竟心愿。五弟要想成家,就必须先立业,即先“筑巢”后“引凤”,不然,谁家肯把姑娘嫁给这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穷小子呀。

    这一夜,我与五弟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家庭的困境已迫使我们痛下苦心,背水一战!我们反复地论证着新建房子的各个细节,最后决定我留守在家,分工协作,扎扎实实按计划完成各自的任务。

   可怜我从小到大,都是在父亲这棵大树底下躲着荫的,种田根本什么也不懂。牵牛耕田时,母亲就站在田垄上教我,其中的狼狈可想而知。老屋的拆迁,全是母亲、妻子和我三人完成的。说披星戴月也好,说日夜兼程也罢,都丝毫的不为过分,一砖一瓦,一点一滴,有如春燕含泥,又似愚公移山,用一张旧板车加上那条老黄牛,慢慢移到了临公路的新址。

   每当累得快倒下时,我就想起了父亲临终时不瞑的双目,又挣扎着爬起来。心里的哀伤,使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刘德华哪首被我改编的歌……

                 .
美图欣赏3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今天,五弟已经在郑州市最为繁华的市中心,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高档房,每年的春节,他都会开着他那心爱的“大众锐志达”回家。我们会一起到父母坟上去祭拜,两兄弟都会在父母坟茔边,默默无语的伫立很久。

   苦难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正如清晨的阳光驱走了黎明前的黑暗。我和五弟都为当初所作出的正确选择,和所付出的共同的努力而感到欣慰和自豪。只可惜父母亲都已不在了,如果他们在天有灵,也一定会为我与五弟的努力,而感到由衷的欣慰吧。

                          写于2011年7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