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段伯  

2011-07-17 13:57:46|  分类: 3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段  伯                (感动散文集之2)


【原创】散文    段伯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项见闻


    一生中,总有许多事,许多人在我们记忆中难以抹去,令我们难忘。他们像一颗种子,慢慢扎根于我们心中发芽开花,令我们遭遇人生的严寒时,心中感到温暖;当我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彷徨时,这些温暖会给予我们鼓励,让我们渡过暗礁险滩,跨越一路的坎坷艰难。

    段伯便是我遇到的最难忘人之一。段伯早年参过军,转业后分到县审计局工作,几十年来,军人的风采依旧。昨日城关偶尔小聚,段伯对我时而慷慨激昂的鼓励,时而轻言细语的叮咛,无不让我倍感关怀和亲切。                       

    与段伯分别时,街上已华灯初放,人车如流。在审计局门口与段伯依依不舍的挥别,目送他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拐角直至再难寻觅,我才恍然回首。坐上回程的士,我一路默默无语,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始终在不停的涌动。李叔同的《送别》一词,此时反复萦绕在我的耳际: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柔情、凄美,宛若天籁的《送别》,此刻激荡在我的心底,撞击着灵魂深处最薄弱的情感,而溅起的每一朵浪花,都是对段伯挥之不去的感动之情。
    与段伯相识不长的日子里,不论是在博客里留言交流,还是上车护国寺的游览,相聚时的一幕幕场景,不论是善意的玩笑,友好的问候,美好的畅想,还是段伯委婉的批评,都深深铭刻在我的心中。

    段伯去年退休后,在我县任离湖诗社副会长,网易博号“离湖渔樵”,真名段先锦。段伯之称,是我在心中思之再三,而凸显其亲切的称呼。为此,曾颇为尴尬的几易其口。一呼“段爹”,觉得不妥,段伯刚年满六十,还精神饱满,身体健壮;二呼“段老”,发现有了尊敬的意思,却又好像拉开了距离;三呼“段老师”,好像有了一点亲近的意思,可还是有疏远距离的嫌疑。最后叫他“段伯”,是综合此三意而定之,不知段伯能鉴谅我的苦心未?

    初见段伯时,是源于孤客兄善意的再三荐引相邀上车湾诗会。孤客兄在电话里不厌其烦的力举段伯的真诚关爱之心,和对我们这些落魄的文学爱好者殷殷呵护之情,使我心荡神动,应邀而滥竽其中。其实,我是真的早已多年不再涂鸦了。几年前的春节,在北京工作的大哥见清问我:“你以前不是很爱好文学的么?”。

    我说:“文学的宗旨是弘扬社会、人生、生活中的真善美,但放眼当今社会,人心浮躁,趋利若骛,又哪有几多真?哪来几多美?对文学追求的愈深,离现实生活就更远,自己就会与这个社会愈加格格的不入,变得更加的愤世嫉俗”。

    知识渊博的大哥听了良久无语,最后怅然的说:“我们去打牌吧”。今年重新提起笔,是在我县文学前辈张俊纶老师的鼓励下,想给逝去的父母写一点点纪念的文字,好让父母一生为人处事的经典,不至随着时间而流逝,并由此在网易建立博客,至而识孤客兄。U5实例教程

    上车湾行毕,回到家中,我迫不及待地点击段伯的博客。那苍劲有力的书法,文采飞扬的诗词,像高山流水诠释着他丰富的人生,如涓涓细流演绎着他精彩的生活;又像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在晨风中迎风的绽放。我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

   “我的诗与书/是一串串酸葡萄/不要说吃/就连你看了/反胃是必然的。我的诗与书/一字一句/都是真情的表白/是真心的企盼/是至诚的祈求;我的诗与书/一字一句/都没有水分和杂质/是星火一点/会燃起冲天的火焰!”。

   《护堤草》序:翻开98抗洪抡险光荣册,抗洪英雄、模范、功臣中有几位是农民?在那没有昼夜的日子里,监利几十万农民坚守在大堤上,他们才是大堤的守护神,真正的抗洪英雄、功臣、模范!“护堤草/出生卑微/没有进过花圃园/没有进过洋楼画舫/她没有牡丹的娇贵,没有兰草的芬芳/可她却把根扎在堤上/顶烈日,烤骄阳/餐风露宿,蛇咬虫叮/随时迎接这暴雨闪电”……
    这一刻,我良久无语,这一夜,我夜深难眠。诗言志。段伯的诗,饱含了作为人民公仆的他,对普通老百姓拳拳赤子之心,浓浓呵护关怀之情,以及他对少数弄虚作假者的愤懑,对腐败者的行为进行了无情的谴责和鞭策。表现出了段伯一生为人的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优良品格。  

   推开窗子,窗外月光 朦胧。寂静的夜晚,蟋唱虫吟声清晰的传入耳中,宛若天籁之音而动听,此刻,似乎也在为段伯真挚的心声而赞歌。我点燃一支烟,思绪随着烟圈在空气中慢慢的弥散,心潮久久的难以平静。

   许多年的磨砺与坎坷的生活,已让我心若止水,锐意尽无,精神长期处于萎靡不振状态。早已习惯得过且过,“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对身边丑恶现象的发生,早已熟视无睹,麻木不仁,早已忘记了一个读书人的良知与责任。

   步出门外,乡村的夜晚到处一片黑灯瞎火,弯弯的月亮在云缝中若隐若现。远方传来的几声狗吠,给寂静的夜晚更增添了几分的空旷感。离家门不远的候车亭,寂寥的小草,在夜风中孤寂的摇曳。多年来,我与曾经结盟的文友已渐行渐远,一如现在的我,隐入在这茫茫的夜色中,大家早已忘记了我的存在。段伯的诗,如同他的一双曾拿过枪的手,有力地拨开了我思想中漫漫的荒沙。夜幕中稍回眸,我恍惚看见,在长亭外,段伯魁伟的身躯站在防洪大堤上,频频地向我招手。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晚风如歌,撩起我额前的长发,一股男儿的慷慨激情从我的胸中涌起,我使劲的弹掉手中还未烧尽的烟蒂,红色的烟火划破了朦胧的夜色。这一刻,我猛然地明白了自己以后行进的方向。

         

              写于2011年7月17日夜


 本文入选于2012年《中国当代文学选》散文卷


          =========================================== 恭喜您,您的文章《【原创散文】段伯》内容及行文技巧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被本站编辑列为精华,这是网站作品的最高荣誉。该作品代表烟雨的门面,将永久收录于烟雨红尘原创文学网站,谢谢您对网站的支持,请您继续努力,再创佳作。文章浏览地址为:http://www.cc222.com/article/895066.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