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五弟剑虎﹝1﹞  

2011-07-13 23:21:30|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五弟剑虎  (1)   《母亲系列文集之8》

 

                  一起长大的童年

                    ⊙项见闻

    给母亲撰写纪念文集的这些日子里,远在河南郑州的五弟,经常致短信我:“三哥,你写得真好。我每天闲暇都要到你博客上来看看,读了真的好感动!母亲生前一点一滴的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昨天。”

    我知道这是五弟的真心话,我也明白这是五弟在鼓励着我。我心里清楚,并不是我的文章写得有多好,十多年没拿书炼笔了,能好到哪去。只不过我在写母亲的每篇回忆时,笔下都倾注了自己对母亲饱满的真情,而五弟之所以感觉好,是因为他也在用对母亲深深的怀念和浓浓的情感在读,才产生了共鸣而已。

    但每次读到五弟鼓励的来信,我心里都会激动一阵子,都会产生一种冲动,我想,一定要在母亲的纪念文集中,再加上一两篇五弟的记录,把五弟身上闪光的优良品质记叙下来,像母亲的精神一样,传承给后面的儿女们。可屡屡提起笔来,却又不知该从哪儿开始说起来。

    不是五弟身上优点太少,没有题材可掘,相反是太多,让我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一时难以找出头绪。几十年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一起长大的苦涩而又快乐的童年,在外打工相依为命的经历,同甘共苦的创业日子……一幕幕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回忆,如同大江奔涌的浪潮,在我脑海中回旋翻滚,令我思绪万千,心中久久的难以平静下来。

    五弟是我们五兄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小时候,我们弟兄姊妹都还在父母身边时,我们都习惯喊他“虎子”。五弟成家有子女后,我跟着孩子们叫他“五爷”。作为兄长,我喊他“五爷”而不再直呼乳名,其实是我心中对他的一种尊重,因为五弟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五弟出生在一九七六年的老屋项河,记忆里,那是我还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一个晚霞艳丽的傍晚,我正在家门口玩得起劲,母亲房中忽然传来一阵清脆嘹亮的婴儿啼哭,让童年懵懂的我,第一次开始了人生的记忆,并且至今记忆得如此的清晰。

    一九七九年秋,老屋项河遭受洪水,大水淹没了所有的庄稼田园,父母又从项河搬回了原来居住的柳关。这时我还不到九岁,五弟才三、四岁的样子。由于没钱建房,父母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下洪湖打渔,家中只留下姐姐宝娇、我、四弟建武和五弟四人,一起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所谓的“家”,其实是用搬迁回来的旧砖叠码起来,上面再横放几根檩子,盖上瓦。里面刚好摆放两张简易木床,再在外面用砖码个小凹哇,算是厨房。灶是用铁皮油漆桶剪开个口的那种简易型。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有点像过家家似的,不过那时我们都还太小,生活条件也很艰苦,也就没感觉到怎么的不好。

    大水还没退去,刚上二年级的我,便被迫辍学了,好在四弟、五弟那会还没上学。每天我们都要去河边周围的树林里捡回枯树枝作柴禾烧饭。刚搬回村子里不久,我们兄弟小几个和哪些同村的孩子都不熟,经常遭到欺负。我们在林子里捡枯树枝时,冷不防地被他们仍块砖头过来,让我们好一阵惊悸。

    印象中的这个冬天,是我们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傻丫头原创】冬雪过后--摄影 - 傻丫头--雪儿 - 雪儿

    早晨,深秋的霜打在枯黄的草地上,像下了一层白皑皑的薄雪,看了直让我们打哆嗦。我们三弟兄都没有鞋穿,清晨去捡树枝时,赤脚踩在透骨冰冷寒霜上,冻得浑身发抖。但是还得去捡树枝给姐姐生火,不然生米是煮不成熟饭的。

    至今清晰的记得,当时是实在是扛不住寒冷了,我把大爹的女儿娇林姐的一双毛线手套偷偷藏起来,想给两个年幼的弟弟御御寒,最后硬是被娇林姐软硬胁迫地交还给了她。许多年后,心里想起这事来都还很怨她。一双毛线手套,在她手里不用两天就编织成了,而对于我们,索去的手套,比寒霜更令我们心中寒冷。 

    一年后,父母回来做好了房子,我们三兄弟也都上学了。农村这时已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了户。母亲为了保障家中日益增长的开支,在房前屋后全部栽上了桑树养蚕。可惜房前屋后太过的狭窄,除了陡坡边能栽树外,其它地方既不能种芝麻,也不能点黄豆,让一生勤劳聪慧的母亲好生伤神。可勤劳聪慧的母亲是从来不会闲着的,她打听到街上有人收购“草包”(一种用稻草编织起来的袋子,用于江汉平原地区每年梅雨季节的防汛装土),马上和父亲商议,很快千方百计的凑齐了工具,发动我们全家齐参与。姐姐宝娇专门负责在机上编织,二哥建国编草包沿,父亲捆扎,母亲剪切,我们小三个则负责搓草绳子。从此,每天放学后,搓草绳,成了我们三人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父亲会时不时的来检查谁偷懒了,一但发觉,轻则挨骂,重则罚晚上不许吃饭。为此,我们三人没少挨骂,但饭照吃不误。父亲是个表面严厉而内心慈爱的人。任务压力虽然很大,但毕竟童心难泯,发现父母或上面几个大的哥姐不在时,我们马上丢了绳子,拿出早已藏好的棍子来开始打仗。

    我那会还在读三年级时,便已把大哥见清的房间里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文学名著偷偷的拿出读完了。我那时的记忆力特别的好,每天夜晚看完过的整个章节,第二天竟然能连标点符号都能背出来。由此始信古人所说的“过目不忘”是真的。那时,我只是比《三国演义》中的杨松“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少了一目十行的本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事。                                                    

    在与四弟、五弟漫长而又枯燥的搓绳子的日子里,我便将书中精彩的人物和故事分享给他们俩听。他们两人听着听着便上了瘾,常常就这样忘记了搓绳子的枯燥与劳累。时间一长,我们干脆扮演起小说中的人物,一个扮猛张飞,一个学马超,口里还一边模仿着马蹄的奔跑的声音“嘚嘚嘚!”,一边挺着手里的木杆“枪”,嚷嚷着要上前大战三百的回合,好不开心!

    童年里,搓绳子与打仗,成为我与五弟小时候苦涩的,却是最为快乐的童年生活中最为美好的回忆。

 

                    文中雪景图片由“傻丫头雪儿”的博客提供,在此声明并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