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的胆识  

2011-06-19 14:59:14|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母亲的胆识  【母亲系列集之3】

 

                                       ⊙项见闻 

     【原创】母亲的胆识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一九五七年,新中国的生产、生活和社会秩序逐渐安定下来。农村实行土地改革之后,农民普遍落实了 “耕者有其田”的政策。洪湖岸边长年以打渔为生的渔民,结束了水上漂泊,以船为家的浪迹生涯,重新回到原来的村庄住所。母亲也随着外公外婆回了到瞿家湾雷家墩,搭起了一个用茅草封顶,麻梗夹篙草,再以泥巴糊壁的房子,从此有了一个固定的住所。

       平安的日子,时光总是过得分外的快,不知不觉,母亲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外婆“男儿十五顶父职,女儿十五攒家财”,和“女大不中留,留了结冤仇”的观念下,年方十七的母亲便开始了她人生新的篇章——家庭生活。

       关于母亲与父亲的婚事,我们不得而知,也从不敢问。这一方面与父母所受的封建传统文化有关,另一方面也与父母平日对我们严谨的家教有关。

       五十年代初至六十年代末,新中国百废待兴,可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和层出不穷的自然灾害,却使人民生活极其艰辛,许多家庭陷入缺衣少食,生存维艰的境地。据母亲回忆,成家后的父母亲与爷爷奶奶,两个小姨、伯父伯母,和一个还未成家的叔父,共九人,合住在一个三间旧瓦屋房子里,父母与伯父伯母共一间房,中间只用一张芦席隔开,每边刚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简单的木桌。生活已不是现在人们所想象的“艰苦”二字来形容的。单只艰苦也就罢了,根本就吃不到粮食。粮食还不是指大米,如果有诸如玉米、大豆、蔬菜等充饥,在那个年代,算得上是富贵生活了。

       食物的主要的来源,要靠母亲带着两个小姨下湖去扯荷叶梗,或到坟茔地去揪鸡公花草拿回来细细切碎,与糠搅拌,再撒入一点粗盐,做成糠粑粑。粗盐算是调味,也算是下饭的菜肴。尽管如此,仍不能足量,每人只能填个半饱。所谓的糠粑粑的糠,也没有现在机械加工出来的糠那么细,是人工用石碾碾出来的粗壳,比现在猪吃的糠还要粗很多,入口噎人,难以下咽。

     晚年病中的母亲回忆说,鸡公花草常常吃得大家浑身浮肿,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头肿得像猪头。母亲生了大姐坐月子时,有一次用餐时饿得实在不行了,端起荷梗煮的稀糊碗时,由于营养不良和贫血,一阵发晕,眼前一黑,手中的碗正好掉在面前的石块上,碎了,由此引来奶奶的勃然大怒。老奶奶颤动着一双缠裹了的小脚,大骂大嚷,骂母亲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经不起富贵。

    母亲说,其实是奶奶早就心成偏见,从心眼里认为母亲自幼丧父,身出寒门。而那时父亲虽穷,但父亲的上两辈子人都是方圆有名的“户长”,颇有家资,门庭曾显赫过一时。那个时代,婚姻是相当讲究门当户对的,奶奶认为母亲是高攀了项府,没有资格嫌弃什么了。其实,奶奶叫嚷母亲的时候,项府已过了鼎盛期,穷得一文不剩了,只留下昔日辉煌的记忆在人们心中,作当面的恭维话而已,眼前的生活,却还比不上外公外婆在洪湖打渔挖藕过得实惠和充裕。

      奶奶的叫嚷,又引来父亲的盛怒,一生没有和母亲红过脸的父亲,迫于奶奶当时的态度,扬起巴掌作势欲打母亲,被在旁了解真相的邻居劝开。这场风波,激起母亲下定决心与父亲搬出老屋,另安新家和独立生存生活的决心与雄心。

      在当时,这个想法和决定简直是天方夜谭,好比难于上青天的事情。试想,连维持生存的简单粮食,粗盐都没办法满足,又哪来钱去买建房所需的材料?在那个交通不便,物质奇缺的年代,母亲的想法,大家只是认为她还在憋气或赌气说的话而已,没有谁放在心上。然而,母亲却早已胸有成竹,她耐心地说服父亲去安抚爷爷奶奶,只要答应父母搬出这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其余的事全包在她身上。

    在父亲半信半疑的应承下,母亲开始行动,她先后游说雷外公,和本家教书的德堂二爷爷,呈之以情,述之以理,筹得三百多元钱,又向同湾结拜的姐妹们借来树,作屋檩子,买齐砖瓦,准备好一应的材料后,在一个良辰吉日里,在纵多须眉的惊叹中,父母率先地搬出老屋,另立了新家。

    这是成家后的母亲,第一次以她过人的胆识和气魄,能力和智谋,筹谋成的一件大事,一件令当时许多男子汉们也难办成的大事。

    母亲筹借钱的过程中,亲戚好友,包括父亲都极力对母亲进行劝阻。借下如此的巨债,么时候能还得清?

    当时,“蒋光头”还在流通,(本地对银元的俗称。)一块“蒋光头”也就值人民币二、三元,一个硬劲劳力几天的工钱,也只值一个“蒋光头”,还需要有门路的人和有面子的人才能挣得到。母亲一下子就借了三百多元,如此大的巨债几时才能还得清?

    面对好心的亲朋好友的疑问,母亲自信的回答:“不怕,我自有办法还!”

    这个冬天,母亲只身南下湖南岳阳贩虾,几趟来回,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余剩二十多元,与父亲过了一个最丰盛的新年。原来,聪明的母亲处处都是个有心人,她利用回娘家看望外公外婆的机会,打探到了洪湖鱼虾市场的行情和销路。

    湖南的岳阳,与湖北的监利、洪湖两县市隔江相望,但两岸的地理地势却天然不同。监利洪湖一马平川,对岸岳阳却全是丘陵与荒山。洪湖岸边的人们习以为常的鱼虾,那边却视若珍稀。那时,交通不便,战乱刚过,接二连三的“三反五反”、“四清”等政治运动,使人们心有余悸。“无事不出门,挨黑关门睡”,是多数人的治家处世法宝,更别说跨省做生意了。

    母亲大胆开拓的成功,不仅开启了许多人求财无门的视野,更增添了他们外出致富的信心和勇气。在母亲的带动下,同村许多人都偷偷的加入到贩卖鱼虾的行列中,解决了生活中的燃眉之急,年轻的母亲也因此而赢得了父老乡亲们的信任与尊敬。

     

                 写于2011年7月2日

【原创】母亲的胆识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