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项见闻的网易博客

世界那么大,那么富有,而我只寻找我自己的思索。

 
 
 

日志

 
 
关于我

拾雅阁主人,本名项见闻,男,笔名文剑、见闻、默默等。七十年代生人,湖北荆州人。农民,大学文化。爱好广泛:文字、围棋、书法、收藏,均落得个样样粗通,样样稀松,从事过多种行业:会计、企管、法律,皆浅尝辄止,经历是谓丰富。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网易2011年度十大实力派写手,多种文体作品在全国文学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散文集《清贫的母亲》、诗歌集《北漂手记》。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的童年  

2011-06-18 16:28:51|  分类: 1母亲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母亲的童年 【母亲系列集之2】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〇 项见闻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逢,夜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谨以孟郊此诗献给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出生的监利农村的母亲们!--题记

     故母出生于监利县福田寺镇三湾村,时为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初六,公元1942年6月19日。正是旧中国处于河山破碎,人民流离颠沛,生存维艰之时。

     外婆杨氏,是一位早年上过十年私塾,对《三字经》、《女儿经》、《增广贤文》等倒背如流的封建传统女文化人。儿时的母亲,在这位文化长辈的熏陶下,朝夕耳濡目染,儒家文化的“忠、孝、廉、礼、义、仁”等等,深深植根于母亲心中。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母亲还未谙世事,外公即身染重疾,后终无回天之术,撒手人寰。外公的英年早逝,让外祖爷爷悲痛不已,最后万念俱灰,落发为僧 。对年幼的母亲而言,更是巨大的不幸,由此似乎昭示了母亲一生艰辛坎坷的命运。

     正当鼎盛之年而落寡的外婆,同样也陷入了莫大的悲痛与激烈的思想斗争中。一边是封建文化叮嘱的千年古训: “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仕二主”;一边是外公临别时,执手相看泪眼的殷殷付托 ,还有残酷的生存环境下,来自各方面的严峻考验。权衡再三,外婆无奈而又黯然地选择了后者,带着尚在襁褓中的母亲,下堂改嫁到洪湖瞿家湾雷家墩。

    童年多舛的命运,从此造就了母亲一生顽强拼搏,积极进取,不畏艰难的精神;赋予了母亲一身宽厚、包容、仁爱的优良品格。

    瞿家湾位于洪湖西岸,与监利县柳关土壤相连,一水相依。共和国开国元帅贺龙,当年正是在这里以洪湖为天然屏障,领导和创建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长年的兵荒马乱、炮火纷飞。战争的恐怖,让布衣百姓难有片刻的安宁。洪湖岸边的人们唯以漫漫无边的蒿草,滔滔无涯的洪湖水为掩护,籍以躲避战祸和匪盗的侵袭;以洪湖清亮的湖水、取之不尽鱼藕为食物的来源。继外公雷爷爷便是洪湖岸边捕鱼踩莲的能手。

    或许当初颇有文化和头脑的外婆在极其复杂而又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想到了洪湖鱼水及继外公的能干,才燃起她心中忍辱负重养育母亲成人的信念吧?不然,以外婆倔强的性格,可能依循千年的古训选择做了贞妇。――许多年后,母亲为了撑开我们这个多口之家的艰难,与父亲一次又一次到洪湖打渔时,幼小的我,在万般思念母亲的煎熬里,胡思乱想中猜到了这点。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以打渔为生的外公外婆,常年漂泊在洪湖里。幼小的母亲成长在渔船中,喝着洪湖水,食着洪湖鱼,一天天的长大。在那个一望无际,渺无人烟,茫茫一片的湖水中,母亲白日对着的是涛涛巨浪,呜咽的湖风;晚上对着的是茫茫星月,或短暂昏黄的油灯。聪颖而又好学的母亲,聆听着外婆凭记忆所讲授的《三字经》、《幼学》、《百家姓》等。虽然不能识字,但母亲已从外婆长年累月的言传身教中,逐渐领悟到了儒家文化的精髓,与立身处世等诸多的道理。

    童年的母亲,对比其它同龄人是幸运的:她有一个能熟知《四书》、《五经》的外婆,给予了她文化和思想的启迪;有一个能擅长捕鱼踩莲的外公,给予了她生存生活的保障。童年的母亲又是不幸的:自幼丧失生父,使她缺少了只有亲生父亲才能给予她的关怀和温暖,洪湖里漂泊成长的孤寂,让她不得不压抑童年应有的活泼而默默的忍耐。多少次睡梦中的她,被一次又一次的狂风巨浪所惊醒…… (十五六岁时,由于遭受洪水而搬家辍学的我,曾和大哥见清一起曾到洪湖捕过虾,其经常发生的乌风黑浪,至今忆起仍令我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苦难的童年,却并没有将母亲摧毁和击倒,相反,一件件的磨练了母亲一生坚韧不屈,不畏坚难的精神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品格。由于缺少生父之爱,成年后的母亲,长年累月的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给我们众多的兄弟姊妹纺纱织布,缝衣纳鞋。尖利的衣缝针在昏暗的灯光下,常常将母亲的手指刺破得鲜血淋漓,细小的线索勒得母亲柔嫩的手,慢慢长出了厚厚的老茧。儿时的每双鞋,每件衣,都浸染和饱含了母亲多少的心血和汗水啊!

    我这并非是在杜撰,母亲去世时,我守孝在她身旁,母亲的手掌全结满厚厚的老茧,左手食指头被针刺留下的旧痕仍历历在目,清晰可见。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母亲节衣缩食,省吃俭用的供我们兄弟读书,把她童年没能得到的温暖与关怀,呵护与爱心,全部给予了我们成长中的幸福童年。

    母亲童年的孤寂,使她倍觉珍惜人间的真情和友谊。她一生都始终如一地热诚待人,诚恳处世。即便许多它乡的来客,在一次偶然地与父亲邂逅相识,也能成为我们家的世交。朱河镇长江村的常修生伯父,是早年开挖四湖干渠时与父母相识的,后几十年如一日,与父母情同手足。二00七年闻父母去世后,以愈古稀之年,奔赴父母坟上焚香祭拜,回忆父母生前往事,捶胸顿足,悲怮不已。路人观之也无不动容,感叹垂泪不止。

    童年的苦难,使母亲一生都不畏艰难,始终具备拼搏进取精神,造就母亲临危不惧的雄心与斗志。一九九七年春节的家庭会议上,母亲斩钉截铁的说:三年时间,给我们兄弟做一个三间两层的楼房!当时遭到大哥见清的强烈反对。因其时,母亲已逾花甲之年,她已身患绝症还不知晓,只是我们在一直隐瞒着她。其实,她已早知自己身体渐不如前,却怕增加我们的负担,装作没事似的,从不肯透露蛛丝马迹给我们知晓。父亲一年前患脑中风,瘫痪在床;大哥到湖南办企业,亏欠巨债;二哥建国刚重组家庭;四弟建武结婚不到一年刚离婚;五弟剑虎在外打工,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我仅能勉强度日。而此时,同村人都已在刚刚兴起的瓦房改楼房的热潮中,一憧憧楼房拔地而起。此时此景,身染绝症的母亲说出这句话,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美图采集   项见闻 - 项见闻 - 项见闻的博客

       …… 几年后,我们几兄弟全线崛起,一举甩掉了穷困的帽子,在村里率先进入城里有房,出行有车,家中有电脑的现代人行列,这与母亲在童年里磨炼出来的优良品质,常年潜移默化,言传身教给予我们,以及在危难中给予我们的鼓舞是有极大关系的。可惜母亲她却都已不能看到了。在我们兄弟即将冲破黑暗见到黎明之时,母亲带着对儿女们无限的牵挂,和没能亲眼目睹儿女们过上好日子的深深遗憾,而永远离开了我们……

       愿母亲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写于2011年6月18日了


  本文已发表于《萌芽文艺》2010年8月第8期和《烟雨红尘文学网站》。
转载请注明出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